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在路边亲不够100个男生不回家的梗(源自微博
换成酒茨也很好玩哈哈哈哈哈
消失很久 突然冒泡!!太忙了!反正也没人记得我!!继续消失qwq
p2本来想中秋发的 然鹅……
微博密码忘记了 可能要下周再找回(

摸鱼混更一下幼稚园酒茨w

“你要啥我都给你……”

【酒茨】拐个茨球回家过节(甜饼有车一发完)

葫芦星酒x猜拳星茨/内含一辆豪车/乱写的ooc有/私设如山/酒日茨快乐!!

————————————————————


在浩瀚的平安京星系中,有一颗名为“猜拳星”的小星球,从远处看,它的整体呈黑色,还有些许紫色的纹路附着在上面,其中部还点缀着一小块幽幽的墨绿,看起来神秘又美丽。这个星球上的孩子们都是从那颗站立在中央的千年古树上诞生的,因为每一个粉嫩的花苞中都蕴藏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所以采集花朵这一重任必定要交给一名优秀且有爱心的人——姑获鸟已经担任这一职务长达百年,别听这长长的工作生涯就断定她是个年迈的老婆婆,别人可还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奶妈,一双有力的翅膀能帮助她飞上古树,更安全便捷地接下快...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八)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5)  (6)(7)


(8)


结果还是因为堵车而迟到了。

挚友第一次主动约自己吃饭,居然迟到了,这太糟糕了。茨木想。

他握住手机,把头伸上前去查看情况——他的车排得比较后,再加上这盏灯变为绿色的时间短,能通过的车辆很少,还有少数司机磨磨蹭蹭地,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茨木失望地缩回自己的脑袋,估计着还有多久才能到,明明只剩一个转弯的距离。出于礼貌,他还是选择先和酒吞说声抱歉。


茨木童子:挚友!我出...

大吃一口 变成月半居🐗

香酥鸡柳:

@透明子 给🐗的虾饺文配的图,无比想吃酒茨虾饺【被呸】

【酒茨】一口吞掉茨虾饺(甜饺一发完)

写手吞x虾饺茨/放飞自我的脑洞/写着写着就饿了/ooc有


酒吞是个虾饺狂热爱好者。


若不是大多数时间都在赶稿,他可能就一直泡在茶餐厅里不出来了。不过这可无法阻挡他对虾饺的热爱,机智的他跑到超市里买了几大袋的速冻虾饺,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的。一开始他是挺痴迷的,整天都吃它,起床后吃,中午吃,晚上也吃,吃到最后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可不行啊,他酒吞怎么因为这虾饺是速冻的就丧失了熊熊爱意呢?是时候吃点新鲜虾饺来滋润一下自己的生活了!一不做二不休,酒吞便火速埋头苦干,几小时后,终于脱稿,他高高兴兴地结束了修仙,扑到床上睡觉,安静地等待明天的早茶时间。...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七)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5)  (6)


(7)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投射进来,被窗棂切割成整齐的形状投映在地板上,些许发光的小颗粒轻轻飘浮在空气中。

难得的休息日,当然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茨木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大概是昨晚修仙赶稿的缘故,快到正午,他也还是没有醒来,眼看太阳从晒屁股转移到晒脸蛋,那团白毛才挪动了一下,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昏睡。像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习惯,对身体伤害是很大的,青行灯曾多次警...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六)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请叫我勤劳的咸鱼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5) 


酒吞突然想起了一件严肃的事情。

刚刚他只顾着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却忘记了把检查结果告诉茨木了。

啧,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不过好像也不错,这样一来,就有把那家伙约出来的机会了,顺便分析一下他的胃部状况什么的……

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扣扣,准备给茨木发消息。切换了键盘之后,又觉得打字没有什么诚意,干脆就换成了语音,把道歉的话和邀请的意愿浓缩在短短十秒内。


“都怪你给我扎的小星星发圈...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五)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室外火辣辣的太阳正无情地灼烧着大地,粘在树上的夏蝉没完没了地鸣叫,仿佛在控诉这热得可怕的天气。病房里洁白的墙面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着现在是下午两点整,距离茨木童子昏睡之时已过去一个小时零五分钟。


尽职尽责的酒吞童子医生正坐在病床边,看着白发青年正以一个大字型的睡姿躺在床上,脸上还带着迷之微笑。只见他慢慢地翻了个身子,面对酒吞,迷迷糊糊地说了句“挚友……”。

“我在。怎么了。”酒吞以为他醒了,站起身来。

“嗯……我饿了……”茨木断断续续地说着,但眼睛还...

【酒茨】说好的一起打江山你却偷偷种了田(二)

依旧是严肃的儿童文学/ 瞎写的ooc我的锅


上篇走(一)


还是无尽的黑。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降临到奄奄一息的大江山上,星星点点的火苗受不住这强大的欺压,终于一点点地暗了下去,被烧过的树枝冒出屡屡黑烟,树干上残留的血迹也随着雨水的流动缓缓渗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还是没有变化。

白发大妖如同丧尸走肉般行走着,他浑身都快要湿透了,但还是紧紧地抱住那颗头颅,为了不让雨水滴上去。


“挚友,再等一下,我们就能到家了。”

他不禁加快了步伐,“啪嗒啪嗒”地踩过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坑。

“挚友,你看,我们到宫殿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忙忙地跨上了石阶。

“...

1 / 4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