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本大爷可能养了一只茨喵(三)

cp酒茨/ooc有/私设如山/

杀手吞x雪豹茨

(一)  (二)

(ps太久没更新了,请大家一定要看前面的啊!!!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

 

 

痛觉?怎么会?那伤害不是自己受到的吗?

当酒吞疑惑地看着茨木,想要开口继续询问时,门铃响了。
星熊一个箭步飞去打开了自家大门,发现屋外站着一个身着素色长裙的黑发女子,她慢慢地收起折叠伞,用冰蓝色的眸子打量起茨木来。那被盯得全身发麻的白色团子嗖地一下就溜到了酒吞身后,只留出半个脑袋暗中观察。

那名女子见状轻声笑了,开口道:“怎么,才一会儿不见就变成这样了?”

茨木眉头紧皱,一声不吭地看着她,反倒是站在他身前的酒吞发话了:“喂,你是谁啊,跟他……有什么关系?”

“哦呀…..酒吞大人不用那么凶啊。我是八百比丘尼。”她迈开步子,走进屋里,“至于我和他关系的话,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对吧,编号972。”

酒吞听见这奇怪的称呼,神经像受到刺激一般,他瞪眼看向那个女人,恶狠狠地说:“他才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实验品!他是有名字的,叫茨木童子!”
其实酒吞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那么激动地冒出了这么句话。

他甚至还把右臂伸开挡在茨木身前,看起来像一个护崽的鸟妈妈。
虽然这种做法和想法都很愚蠢,但自己还是身体力行了,感觉好像是……本能反应?


“呵呵……你们的关系还真是微妙呢,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算了,我只是来看看972的生存状况如何,毕竟在培养液里呆久了,很难适应新环境啊~现在有酒吞大人保护,我就放心地上报组织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八百比丘尼微微一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女人真是莫名其妙……老大不是说了茨木的名字了吗,还在念叨那个破编号。”星熊用力地把门扣上,愤愤不平地说。

“先别管她了……不过她说的话很奇怪,什么从前和现在。我和茨木应该是没有见过的。不过……”酒吞一手伸向后面那毛茸茸的脑袋,揉了几下,“他头发这种软软的触感倒是挺熟悉的。”随后酒吞便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盯着那白白的茨木脑袋。星熊屏住呼吸,不敢打扰这温馨的画面,他甚至看见了茨木耳尖渐渐染上粉色,鎏金色的双瞳不安地盯着地板。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之时,一大串没有规律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酒吞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头痛地走去开门。果然是她们——青行灯和妖刀,一个两手提着重重的袋子,一个右手拿着奶茶,把头扭向一边观察周围环境。

“哟,酒吞,有没有想我们啊?”青行灯侧身走进屋子,轻车熟路地把手上两大袋东西甩到了沙发上,溜去冰箱拿出一瓶牛奶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末了还不忘满足地哈了一口气。黑发少女默默地站在一旁,小脸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她只好叹了口气,抬头小声地对酒吞说了句前辈好。

酒吞点头示意,随后无奈地看向另一边,问道:“你们怎么来这里了,组织的意思?又有什么任务么。”

还有那个牛奶是给茨木喝的……他在心里默默想到。

青行灯把空瓶放在了桌上,摇了摇头,“听说你家来了个可爱的小朋友,过来看看嘛。别摆出一副吃醋的样子啊,大不了我以后多买牛奶给他喝,让他长高高。”青行灯笑嘻嘻地看着酒吞,以及缩在他身后的白色团子。
“好吧,其实也不是小朋友了,个子都快到酒吞你肩膀那了,估计明年就能超过你,很危险啊。我建议你也要多喝牛奶!”靛青发色的少女微微仰起头看着那两个快粘在一起的人,忍不住说道。


酒吞摆了摆手,心想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不会的!茨木认为,挚友一定是那个世界上最高大威猛帅气的人!”一直躲在红发男人身后的人忽地蹿了出来,理直气壮地站在青行灯前准备与她理论。没想到对方不予理会,反而伸手去捏他白净的脸肉,嘴里还不停地念叨,小兔崽子果然啥都不记得了……好伤心啊……

酒吞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紫眸闪过锐利的光芒,他启唇问道:“关于那家伙的从前,你知道什么吗?”
青行灯闻言赶紧停下嘴里的话,把手指放在唇边,狡黠地笑了笑,“这个是秘密,不过……”她用手指着茨木脚踝上的铃铛,“它或许可以告诉你答案。”

铃铛?那个铃铛有什么作用?话说那个店主不是那时候讲了一大堆废话吗,自己没听完就走了,说起来那个店主说话的语气有点像……


酒吞回忆起昨天的事情来,抬眼看向身前不远处正在聊天的两人,头部忽地传来一丝刺痛,他皱了皱眉头,啧了一声。

果然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吧。

站在一旁默默叼着吸管喝奶茶的妖刀终于按耐不住,走去把赖在茨木身旁不肯动弹的青行灯拉了过来,向酒吞他们道别,便匆匆离开。屋门被缓缓掩上,遮去了她们的背影。


星熊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的离去,起身收拾沙发上的两大袋零食和营养物品,“哇!灯姐果然很有品味!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最近的人都喜欢装神秘……”

“不知道,他们开心就好。”酒吞还是在思考着刚才的问题,打量起茨木那个反射的弱光的铜铃。

特殊的用途到底是什么?

茨木和我以前有什么关系?他不禁问自己。可是脑内那片空缺的记忆无法给予他正确答案,只能使他愈发的头昏脑胀,他索性不再去想,转而走向厨房,准备午餐。


屋外。
“小灯……你差点就……”
“啊呀,太激动了,实在抱歉,不过幸好有刀刀你在呢,没事啦没事啦,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吧。”
“嗯……但愿如此。”


两个少女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走到一辆黑色汽车旁,敲敲车窗。车内人很快就回应,开了锁。他们钻了进去,带上车门。


“他的情况如何?”坐在副驾驶的女人冷冰冰地问道。
“他现在挺好的,酒吞甚至还给他起了名字,叫茨木。”青行灯迅速回应道。
阎魔摘下墨镜,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那个'计划很快就可以实施了吧。”
青行灯打开了笔电,啪嗒啪嗒地敲了几下,回应道:“是的,在茨木成年之后的那段时间进行,也就是五个月后。”
“很好。”

空气瞬时间安静下来,剩下的只是轻微的汽车启动的声响。


有什么变化正在慢慢发生着。

但或许谁也不知道,那蛰伏已久,躁动不安的东西是什么。它破土而出,无声地叫嚣着,想要撕破万物,想要把他们化为灰烬。


碎碎念:
好的 终于高考结束了 放飞自我
为什么更新那么短小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有大佬拉我去打守望先锋

我还要打破事给茨宝!!!
下次保证粗长!因为正剧好像应该要开始了……?

眼药水抽奖结果: @闲  请这位朋友把地址私信给我啦啦啦 恭喜你!!!
截图链接
谢谢大家的赞评论推荐,我想我会坚持日更的!!(真的吗?

希望没有错别字!!

啊好颓废......

安利时间:
给大家安利个好看的茨木!!非常好看!!

还有一个很好笑的手书哈哈哈!!

 


评论
热度(51)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