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坦诚相待(一)(abo慎)

cp酒茨/ABO/现代PA/ooc我的锅/文笔tan90°的
—————————————————————————————————————————————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酒味和草木清香两种信息素混合之后的味道。

酒吞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感到头痛欲裂,关于昨晚的记忆也是模糊的。他拍了拍额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是了,他们昨晚去喝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青行灯那女人往酒里面放了什么,自己居然喝醉了,至于茨木那家伙,酒量那么差,也一定是醉成一滩烂泥了。说起来,他去哪了……

他正想下床去找人,微微偏头却发现自己身边居然躺着一团白白的东西,白发几乎和白色的被单融在一起。酒吞眉头紧皱,他掀起了一边被子,发现自己和茨木都是浑身赤裸。床上还留有一些浑浊,茨木的身上有许多红色的印记,自己的兄弟在胯间无辜地半抬着头。


这样的场景,说没有发生点什么,谁也不会相信吧。酒吞想,自己该不会是把茨木给标记了吧……不过他的发情期还没到,应还没有被标记。

他烦躁地揉揉头发,想要快点处理一下现场,不然让别人误会就不好了,毕竟……


毕竟,茨木那家伙那么迟钝,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吧,肯定会觉得很荒谬吧。那话怎么说来着?我把你当作挚友你却想上我。
不过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总会知道的,让他做好心理准备也好。酒吞也不太清楚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但隐约是有点高兴的。

酒吞刚起身,茨木就醒了——他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很容易就会被吵醒。

“啧……”这下子麻烦大了。

“早安……挚友……?”茨木的嗓音还带有些许沙哑,一听就知道昨晚的性事是多么的激烈,“我的腰好像有点痛……“他看了看床单上粘着的东西,忽地安静不语。

“那个......你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就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况且这也不是挚友的错,都是因为喝了酒才会这样的,我不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埋没在被子里。
“行了“酒吞打断了他的话,”我先带你去清理身子。”酒吞背对着他轻轻叹了口气,掀开盖在茨木身上的被子,把他抱了起来,径直走到浴室。


整个过程冗长又安静,酒吞没有再说过什么,只是慢慢地帮茨木擦拭身体,再仔细地把那里面残留的精液清理干净。
茨木也不敢吭声,咬着嘴唇低下头看着自己紧握的右拳。他第一次感到恐惧,但又束手无措。只是心脏十分的难受,像被毒药侵入,慢慢扩散,渐渐腐蚀。

如果,挚友离开我了怎么办?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我喜欢……我居然喜欢挚友吗?那么,挚友对我又是什么感觉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挚友一定是讨厌我了吧……

茨木越想越难过,金色的眼瞳不经意间氤氲一层水雾。

之后他们又平静地吃了个早餐,酒吞终于开口,和茨木聊了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两人似乎都在尽力回避那件事情。这顿早餐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又有天大的区别。在他们俩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发生着变化。

酒吞先吃完了,他草草地收拾了一下便匆匆出门了。诺大的房屋里只剩下茨木一人,那熟悉的味道也随着空气流动缓缓消散。茨木呆呆的看着自己白瓷盘里面十分完美的半熟煎蛋,他用叉子轻轻地戳破它,使得蛋黄液在裂痕里一点点流出。

自己最喜欢的挚友做的煎蛋,所以每次都会留到最后才吃,可是现在他却没有享受的心情,两三口就把煎蛋吃掉,拿上笔电,走出家门。

酒茨二人是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只不过部门不同。他想起茨木总是在自己面前抱怨不能和挚友同一部门真可惜,挚友真厉害,职位好高云云。可是今天他一直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也没有等来那只成天叽叽喳喳的小麻雀。酒吞烦闷地敲击着键盘,不满的情绪全显现在脸上。

青行灯在这时候推门而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她把它轻轻地搁在桌上,脸上满是笑意,“哟,吞总,昨晚过得还好吗?”

酒吞抬眼,“好……好个屁!”他摆了摆手,继续说:“茨木那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你也知道,唉,就那样呗。他估计一时间适应不过来吧,毕竟……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青行灯听见后翻了个大白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你们俩都这样了,全世界都以为你早把茨木给标记了,你还在这装纯情,你俩坦诚相待不就完了吗,你不急我们都急了!”她甚至激动地掌拍在了桌子上。

“啧……你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酒吞干脆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皱。


“才怪。”青行灯再次翻白眼,从小皮包里掏出一张海报,上面印有夏日祭等字样,背景是绚丽的烟火,“给你,认真看啊,借这个机会好好和他谈谈吧,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笨蛋……先走了。”她转身,踏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办公室。

大约半小时后,茨木也出现在公司门口。

无聊到开始玩弄头发的青行灯一看见就猛地站起,快步走向他,一把拽住对方的手腕,“小茨木,怎么了,垂头丧气的,快跟灯姐说说!”青行灯俨然一副知心大姐姐的面孔。

茨木闻言,垂下眼睑,斟酌了很久用词,才缓缓启唇,说自己昨晚和吾友上床了,一定是醉酒的原因,不关吾友的事,他还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喝醉了,不然再发生这种事情,吾友会更讨厌自己的……

末了,他还补上一句:“灯姐……我……我好像喜欢上挚友了,我该怎么办?”

青行灯忽的愣住了,心想,好吧原来这两个笨蛋真的是两情相悦......只不过茨木比较迟钝。啊!所以自己也昨晚算做了一件好事吧!他们终于开窍了……她在内心默默大笑,脸上却还是那温柔如水的表情。她打开了自己的小皮包,拿出一张同样的夏日祭海报递给茨木,并提醒他要借这次机会和酒吞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茨木伸手接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就目送青行灯渐行渐远,自己也起身走回办公室。

风平浪静而又漫长的一天过去了,人们互相告别,各自返回家中。夕阳斜斜地映照着大地,万物都覆上了一层朦胧的玫瑰色,天上的云朵也像被烧着一般,蔓延开来。

茨木一人在办公室认真地把最后一段代码敲完后,才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刚走出去,就看见靠在门边的酒吞,他惊讶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酒吞发现了他,马上把手机放回了裤袋里,走到茨木身边说:“一起回家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嗯?好的挚友!”茨木本是做好了要被责骂的心理准备,可现在,他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马上亮了起来,兴奋又期待地看着酒吞,笑意也在不经意间出现在脸上,鎏金色的眸子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愈发的闪闪发亮,是一副惹人喜爱的样子,酒吞愣住了,他再一次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对茨木的感情,不是纯粹的友谊,而是真真切切的爱恋。




tbc.

—————————————————————————————————————————————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点赞❤️
好的我就是那个不安分填旧坑的人(。
这个是等飞机时的意识流产物
好喜欢烟火大会
在旅游不能码字很痛苦 随便一提北京好大 很容易迷路(因为你是路痴

希望这章没有bug
下一章想开车呜呜……
又是短篇(●´ϖ`●)

评论(11)
热度(116)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