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坦诚相待(二)(abo慎)

cp酒茨/ABO/现代PA/ooc我的锅/文笔tan90°的
—————————————————————————————————————————————

= (づ′▽`)づ上篇走(一)




(2)




两人慢慢地走在石板路上,旁边是一条浅浅的小溪,在余光映照下波光粼粼的,倒映着他们年轻而强壮的身躯。起初是一前一后地走着,直到红发男人转身叫他,茨木才如梦初醒般跟上,与他并肩同行。

“茨木。”过了许久,酒吞终于开口,“后天晚上你有空吗?


后天晚上?不就是灯姐说的夏日祭么?


茨木想了想,才稍稍点头。


“那我们……”他停顿了一下,“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


“嗯?”白发青年愣在那,只是发出了难以置信的一个鼻音,忘记了回答。


“我说,我们,后天晚上,一起去看烟花。”酒吞倒也不着急,认真地为他重复一遍。


“好……好啊。”茨木再次点点头,笑了笑,把视线转向另一边,他看着小溪里两条相互追逐的游鱼发起呆来。

他安静地听着酒吞说了很多,大致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但最后的一句话让他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总而言之,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明明是一句那么笃定的话,此时此刻传至茨木耳中竟变成了一把锐利的刀——原来自己变成了挚友的累赘,又给挚友添麻烦了。

茨木苦笑了一下,继续一言不发地走着,只不过放慢了步伐,跟在酒吞后面。酒吞正疑惑自己又说错什么话了,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前方就响起了警笛声,紧接着栏杆放了下来,阻止了两人的步伐。一辆电车飞驶而过,车轮和铁轨相互摩擦发出巨大的响声,掩盖了其他所有声音。


他们就这样看着电车开过,酒吞想要说的话也随着电车的离开而消失在脑海中。他听见自己说,走吧,茨木,回家吧。

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得刚刚好,就像他们刚好走到铁轨前,电车刚好又开了过来。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坦诚相对可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两个人不敢迈出那一步,害怕伤害到对方,都在笨拙而又认真地珍惜着这段感情。

那天晚上回去后,茨木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闷头吃完自己盘里的食物,洗漱完毕后便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像是在躲避酒吞。酒吞坐在沙发上,一边苦恼地回想自己所说过的话,一边暗中观察,认真到连自己拿反了杂志也不知道。




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一点一点的抹亮飘浮在空中的绵绵白云。刺目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木桌上的一张小纸条上:挚友,我先走了,早餐放在冰箱里,拿微波炉热热就能吃。

酒吞的视线始终离开不了那张纸条,他漫不经心地用叉子叉起一块三明治,狠狠地咬了一口,顿时心里五味陈杂,也不知道嘴里嚼着什么,只想快快吃完,去问问那家伙到底怎么了。

可当他赶到公司时,第一个看见的便是叉着腰,生气地盯着他的青行灯。只见她冲了过来,一把抓住酒吞的衣服就往办公室里拽。酒吞倒也没有做太大挣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任由她处置。


他们进了办公室后,门被青行灯大力地合上。


“说吧,你昨晚又捅了什么篓子?”青行灯眉头紧皱,合上双眼,用手扶着额头。
酒吞听到这话后,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摊在了沙发上,一五一十的把话都说了出来。

青行灯坐在皮椅上,抿了一口咖啡,半眯着眼睛看着他。当酒吞说到那句“我会对你负责的”,青行灯差点被自己喝的那口咖啡呛到,她轻轻地咳了几下,用手去抚自己的胸口。


“酒吞,我觉得,你真是个天才。”
“怪不得茨木今天一脸憋屈……他肯定误解了你的'负责',你就不能跟他摊牌吗?”青行灯无奈地看着摊在沙发上的人,轻轻地叹了口气,继而又说:“看来之前是我误会你了,你肯定被茨木传染了,情商变成负数了……”

“啧……我有什么办法”酒吞烦躁的挠了挠头,“要不你给我出点主意呗。”

“哟,吞总,终于想起我这个军师了吗?”青行灯向他挑挑眉。
“我不是,我没有……”
“行了,逗你玩呢。”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小沓纸,扔向酒吞。

酒吞伸手接过,像得到珍宝一样仔细阅读,不一会,一种几近扭曲的表情浮现在他的俊脸上。


青行灯见状,质问他:“怎么,这个计划不好吗?”


“呵呵呵……没有没有……”酒吞立即回复了正常状态,不敢再吭声。


“那你加油,我先走了~”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的青行灯愉快地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A4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更多的是青行灯用签字笔去批注的注意事项,酒吞也有样学样,拿起桌上的红笔把重点都标记出来。

在外人看来,这幅场景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想必也是在为新软件的发布在做准备。整个公司都在为这件事而忙碌,做每件事都小心翼翼,担心某个细节出现意外,这些个月来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当然,酒吞早就把自己的任务超额顺利完成了。

 

研究了很久之后,酒吞忽地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把计划放在抽屉的最底层后,便走出办公室。现在是午饭时间,大家正美滋滋地围在一起分享着各自做的精美便当。酒吞扫视了一周,差点问他们有没有看见茨——他们平时都是一起吃午饭的,因此经常被众人调戏。酒吞觉得那种情况下的茨木最可爱,整张小脸都涨红了,不好意思地咬着筷子,时不时还反驳一句,但更多时候是低头盯着便当笑或是向酒吞投来求助的目光。酒吞当然是一脸平静地把众人赶走,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可不安分,也总是想去捏一捏他红彤彤的脸蛋。

但酒吞又记起茨木今天给自己写的小纸条,这么早去公司,肯定没有时间准备两人份的便当,而自己出门时刚好也忽略了这一点。他一边走一边思考,认为茨木最有可能待在楼下那间卖章鱼小丸子的店里,于是他加快了步伐,看见不远处电梯旁等待的一大堆人,果断选择了从楼梯间跑了下去。他急急忙忙地来到章鱼小丸子店门前,果然看见了茨木,他总是坐在最角落那个桌子。眼下他正挑起一个红章鱼小丸子,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显然茨木在吃东西的时候很专注,以至于酒吞站在他身边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呛到,他小声地咳了一下,模糊不清地喊了句挚友,便看见对方坐在了自己对面,撑着头看着自己。

“挚友,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忘记做便当了。”茨木放下了手中的竹签,把眼睛瞥向一边。

“没事。你怎么不吃了?”酒吞用余光看着那盘曾经被青行灯调侃过的,很像自己头发的小丸子,好像从那次以后,茨木总是喜欢吃这个。

“不……挚友我饱了,你吃吧!”茨木刚站起身,想要离开。

酒吞反应十分迅速,一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把他按回座位里,说:“不能浪费食物,乖乖把它吃完。本大爷也刚好有话对你说。”

茨木点点头,重新拿起竹签,吃起章鱼小丸子来。

“刚刚晴明来找我了,说的是关于那个新软件的事情。”

“那个?挚友要负责的部分不是早就完成了吗?”

“唔……本来是这样的,但是刚刚他们发现,注册那方面稍微出现了有点小问题,要我去修改、测试一下。晴明说最好在明晚进行,所以……烟火大会不能陪你去了。”酒吞一字一句地说着。

而这一字一句也化为千万根银针深深地扎进茨木心里,他安静地把最后一颗小丸子咽下,才慢慢开口:“这样啊……那挚友你忙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的。”茨木垂下眼睑,不想让酒吞看见自己难过的表情。

但酒吞的目光何其锐利,一下就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他暗自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顿,抛下一句那你玩的开心点便匆匆离开,他怕自己再看多一秒,就会忍不住把真相和盘托出,幸好他及时制止了自己。

 

“我的挚友啊,难道在你心里,我连一个软件都不如吗……”茨木低声呢喃,自嘲般勾起唇角,看着那人决绝地离去。

 

 

碎碎念: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评论和赞!比心❤(同时欢迎更多抓虫的小伙伴 可以说是后空翻式跪谢了!!)

最近眼睛好痛,大概是老了x

上次说好的开车,还是先墨迹一下,放到下章hh(默默祈祷不难产←⌒←

唉...咸鱼了几天,溜了溜了(懒死

评论(3)
热度(101)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