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坦诚相待(完)(abo有车)

ABO/现代PA/ooc我的锅/文笔tan90°的

= (づ′▽`)づ上篇走(一)(二)拖太久了十分抱歉(土下座
—————————————————————————————————————————————



(3)


夏日祭如期而至。

当天晚上,酒吞先是走到了茨木房间前,轻轻地敲了敲门,说了句我出去了。

听他对方半天没动静,酒吞就蹑手蹑脚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等待着时机的到来。果然,不一会儿后,茨木就穿好和服,带上东西出门了。

听到那阖门的声响,酒吞便舒了一口气,从自己抽屉里拿出那份计划,再次阅读了起来,“让我看看……接下来还要干什么……”

 

逛庙会和看烟火本来是很快乐的事情,可孤身一人的时候,情况就截然不同。

街上两旁挂起了许许多多的灯笼,它们纷纷散射出温暖的橘红色光芒,把茨木鎏金色的双瞳映照得更加温柔,大半个身子被镀上一层轻柔的浮光。他孤零零地漫步在各个店铺前,漫不经心地看着安静躺着的商品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在一间卖章鱼小丸子的摊位前驻足。

他伸手接过纸盒,扎起一个小丸子,满足地咽下后想,今晚就不要考虑别的东西了,特别是……关于酒吞的事情。

这种莫名的情绪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老实说茨木自己也不太清楚,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不过这样不也挺好吗?他自我麻醉地想到。

 

他继续吃着。

他看见男男女女结伴而行,笑着从他身边经过,他看见小女孩手上拿着软绵绵的大棉花糖,想起了酒吞说过自己的白色的头发有点像那个,绵蓬蓬的一团,很好摸。

等等……为什么又想到了他……

就在茨木懊恼着自己这个奇怪的习惯时,烟火大会悄然拉开了序幕。一颗颗不起眼的小火苗忽地蹿到了天上,然后炸开了不同颜色的花卉,把原本暗淡深沉的夜空一点点地照亮。霎时间人声鼎沸,和烟花炸开的声响一同灌入茨木耳中,让他不适地皱了皱眉头,反复响起的手机铃声也埋没在这场热闹盛事里。

天空依旧遍布流光溢彩。绚丽的烟花快速地显现,而又马上消失,化为星星点点,像泡沫一样。

多美的场景啊,可惜,只有自己一个,如果……

如果挚友在我身边就好了。

茨木笑着摇了摇头,把这个不实际的想法立即否定掉了。

然后他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在背后大喊大叫。

他缓缓侧身,发现远处跑来一个人,而那人刚好有着和挚友一样的红发。

茨木下意识的去揉揉眼睛,心想该不会是自己想他想到傻了吧?

可那熟悉得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他的脑内小剧场,“呼……呼……茨木你这家伙,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干嘛?害本大爷找你找了那么久!你给我听好了……”

啊,是挚友的声音,真的是他来了。

茨木顿时愣在原地,一脸懵圈地看着眼前的人。

红发男子被盯得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紧接着刚才的话,用力地喊了出来,可惜那些噼里啪啦的声响瞬间将它淹没。酒吞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正想再重复一遍时,对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听见他说,“我也是,我也喜欢你。”茨木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他通过对方的口型辨认出了那句话,那句自己等了二十多年的,最普通而又真挚的告白。

酒吞一时语塞,只好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他紧紧地把茨木拥在怀里,生怕一松手那人就会离他而去。

烟花还在不停地绽放,为他们营造了一个璀璨迷离的背景。酒吞抱够了,就松开了他,温柔地低头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吻后,说:“我们回家吧。”

“嗯。”茨木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点了点头,任由酒吞拉着自己的手。

 

茨木原本以为,依酒吞的性格,这次告白肯定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

可当他走进屋子,看见地上铺着的玫瑰花瓣时,他彻底改观了——原来我的挚友是这么浪漫的一个人!

鲜红的花瓣为他们引路,一直铺盖到餐桌旁。

映入眼帘的是放在桌子上的一大束玫瑰花、躺在碟中的新鲜神户牛肉、两个干净的高脚杯,还有……一支价格不菲的拉菲。茨木金色的双眸闪过一丝惊讶,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是酒吞会干的事情。因为以前的晚餐,无非是他自己动手做,而更多的时候,则是疲惫收工回家后的两人拿起手机叫份外卖。

 

“怎么?不喜欢吗……?”酒吞见他站着一动不动,久久不坐在座位上,以为自己的计划又出现了错误。

“不……没有,我很喜欢。”茨木摆摆手,“只是觉得,像在做梦罢了。”

“傻瓜。”酒吞轻轻地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走过去体贴地拉开了茨木的椅子,让他过来尝尝自己的手艺。

茨木美滋滋地吃了一口,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马上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对酒吞的称赞。

被夸奖的一方只是笑笑,拿起一旁的红酒,为自己和茨木各倒了一杯。然后他拿起酒杯,看着酒红色的液体在杯中轻微晃动,忽地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抓住了茨木的手说:“等等,你还是别吃太多了。”

白发青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开口询问理由。

酒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因为吃饱之后做剧烈运动不太好。”

“什么??”茨木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他咬着叉子,思考了一下,不一会儿就恍然大悟。

酒吞则看着他的脸蛋和耳朵一点点地红了起来,还笨拙地拿起酒杯一口喝完,又满上。

这家伙,酒量那么差还喝那么多?

随着吞咽的动作,茨木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着,点燃了酒吞内心的欲火。

他舔了舔嘴唇想,那里一定很美味。


一辆破三轮


清理好身子后,两人相拥入睡,一夜无梦,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

 

“唔……挚友……早安!”茨木又变得元气满满,眼睛里满是喜悦,感觉下一秒就能冒出星星来。

“早安。”酒吞回答完后,选择用一个绵长的吻开启这美好的一天。

忽然,茨木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把酒吞推开,眉头紧皱地看着他,“挚友,老实交代,你在我去祭典的时候干嘛啦。”

听着这一严肃的语气,酒吞看向对方气鼓鼓的脸,忍住了想要笑的冲动,他清了清嗓子道:“哦,没什么啊。如你所见。”

“嗯?”茨木怀疑地看着酒吞,甚至把眼睛半眯起来。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就是了。其实晴明没有找我,这只是青行灯给我写的计划而已,为了能把你追到手。”他用手捏了捏茨木的鼻子补充道:“不要生气了,听话啊。这次是我错了。”

“噗哈哈哈……挚友你真好玩,我怎么可能生气呢,我只是测试一下你而已……哇!”耍了点小聪明的茨木开心地笑出声来,可下一秒就被酒吞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臀肉。

“好啊,茨木,我看你真的是欠操,看本大爷今天不好好地收拾一下你!”

“不!挚友……我不是,我没有!”茨木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是蛮诚实的。

于是他们又干了一发,只不过地点换到了浴室里面。

 

至此以后,酒吞和茨木真正的做到了坦诚相对,毫无保留的对对方敞开心扉。

能真诚地对心腹挚爱抒发出自己的想法,的确是一件温暖又幸福的事情吧。

 

碎碎念:

感谢小天使们的点赞评论!达摩式爆炸爱您们!!

这辆破车拖了快一个星期,没有难产真的太欣慰了55555

明天要查高考成绩了,发出来攒攒欧气,保佑我(双手合十

emmmm关于abo的设定,我还在研究中,欢迎各位小伙伴抓虫(鞠躬

 


评论(29)
热度(122)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