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妈妈告诉我们不要轻易约见网友(上)

网骗吞x网骗茨/ooc有/精分成两个版本了 还有一个在下面/让我们一起拒绝黄赌毒!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漆黑的夜空中连颗星星都没有,一贫如洗,显得十分寂寞。各家各户的明灯也逐渐熄灭,隐没在黑暗中。
酒吞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旁,左手拿着酒杯,轻微晃动杯中酒红色的液体。此时是凌晨一点,对于正常家庭来说,这个时间早该去休息了,但对于酒吞这样的大妖怪来说,一天才刚刚开始呢。

他走到电脑前,拉开黑色的大皮椅坐下,右手抓住鼠标“啪嗒啪嗒”地开始了他的工作——今天要品尝哪位少女呢。

根据他的经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同城交友网站的女孩子最容易上当,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一刷新,就看见的一条新动态:今晚也是夜的小精灵~好寂寞啊,一起修仙请加qq12345678!

酒吞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她的头像,哟,是个美女,还是红色头发的,和妖化后自己还蛮有缘分的。再一看名字,罗门生酱,可以可以,又妖艳又可爱,这波不亏。于是他火速复制了上面的q号,等待对方回复。

“滴滴”短促的提示音响起,茨木把头从热腾腾的泡面中抬起,趿着拖鞋慢悠悠地走向电脑,盯着新消息看,不知道今天又是哪个倒霉鬼上当了。
酒歌狂行?一个好色之徒起这么文艺的名字干嘛,真奇怪。看样子长得还不错,一头白毛肯定很有钱,又可以大赚一笔了,哈哈哈哈哈哈!
茨木忍不住大笑,从身后拉来椅子坐下,通过了对方的好友验证。

酒:你好
罗:帅哥,你好~你是来约炮的吗?

酒吞一看,心里冒出一大串问号,这个人怎么那么奇怪,通常不是要尬聊一下才问这种问题的吗……算了算了,这样也好,不用浪费本大爷宝贵的时间。

酒:额,是啊,你什么时候有空。
罗:我什么时候都有空,主要是看你~
酒:哦,那好啊,就现在吧。

茨木嘴角一抽,这个人要不要那么饥渴啊?我们好像才认识五分钟不到哎?算了算了,刚好明天交房租,赶紧搞定他,不然又要被包租婆念叨了……

罗:好的~那我们在哪里见面呢?
酒:半小时后,大江山酒店最高层的第一间总统套房。

茨木看见心里美滋滋,大江山酒店不就是在自己家里旁边那个七星级大酒店吗!这次可发财了!他认为自己钓了条大鱼,开心得差点忘记回复对方,随便打了个么么哒之后,就将自己变成一个红发长腿美女出门了。

半小时后,茨木准时地敲响了总统套房的房门。

不出一秒,屋里就传出了进来吧,门没锁的声音。
茨木稍微愣了一下,这样低沉又好听的嗓音他是第一次遇见,以前的都是乱七八糟不堪入耳的公鸭嗓,又说着一大堆调戏的话,实在讨厌。看来今天自己还挺幸运,遇到了一个正经人,待会让他死的好看点吧。他一边想,一边带着职业性微笑,推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衬衫的白发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拿着酒杯看着他。

酒吞见猎物到了,便上下打量起来——红发金瞳,小脸白净,胸大臀翘,的确是个美人,还是带有异国风情的。他轻微抬了一下下巴,提示她坐下来,去喝另一杯酒。

茨木点了点头,慢慢坐下,端起了酒杯,盯着对方藤紫色的眸子看。
他觉得自己今天怪怪的,好像自从进房间以来,视线就无法从这个人身上离开,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了白衬衫包裹着的健硕肉体,这是何等的宝物!几千年来从来也没有见过……等等,我不能被他迷惑了视线,我可是要干大事的妖怪!茨木童子,醒醒!

然后茨木仿佛忘记了自己酒量差这个问题,就二话不说地喝完了杯中的液体,那火辣辣地感觉瞬间蹿遍全身,使他不禁眉头紧皱。

这酒度数还挺高嘛,不愧是大老板,不过我可不会轻易倒下!计划开始!然后茨木装作难受地咳了一下,向沙发倒去。

玻璃破碎的声音把酒吞的思绪拉了回来。
啧,这女人也太没意思了吧!本大爷下的是春药,又不是什么安眠药,这就晕倒了?

酒吞满脸黑线地走了过去,把身上的幻术解除,想要开始享用他的宵夜。没想到刚伸出尖利的鬼手,那人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双眼猛地睁开。

在看见那一头张扬的红发后,茨木抽了抽嘴角。
不是吧,这样也能遇见……是时候掏出手机上知乎问:仙人跳的时候遇见了自己的挚友怎么办?在线等,急!!
当然茨木只是想想而已,他稍微松开了自己的手,偏着头惊讶地说:“挚……挚友?”

酒吞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半眯着眼盯着身下的人,忽地凝成一股妖气向那截白皙的脖颈伸去。被掐住的一方妖力一点点散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团白毛随意的披散下来。

“茨木,没看出来啊,原来你是一个这么饥渴的妖怪。”酒吞放开了他的脖子,转而用手捏住他的下巴。

“我没有,只有你听我说,我只是……”茨木慌张地摆起了手来,脸蛋也在药效的双重刺激下变得越来越红。

“嘘——”酒吞用修长的手指抵在茨木唇边,阻止了他的长篇大论,“本大爷问你,这是不是你约的炮?”

茨木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看见酒吞紧皱的眉头后又点了点头。

“那不就是了吗,自己约的炮,哭着也要打完。”酒吞舔了舔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茨木。

“哎?为什么会哭?”茨木不解地看着他那变幻莫测的表情,“我就算打架打输了也不会哭的。”

“啧……你这家伙,真的上过床吗?”酒吞看着他疑惑的神情,不知为何,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看来自己瞄上的白菜还没被猪拱。“算了,本大爷待会亲自告诉你,为什么会哭,你可要认真学习了。”

“挚友说过的话,我一句都不会忘记!我一定会认真学习的!”茨木突然握住了酒吞的手,认真地回答。

酒吞看着他那闪闪发亮的金瞳,没来由地觉得好笑,自己喜欢的妖可真是个傻得可爱的家伙。

“好啊。”他慢慢地俯身,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本大爷现在就来好好教你。”



精分出来的另一个版本: 请大家自行选择x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点赞评论!!
这篇好短好短!只是个开头!
因为……下篇要!!(我是正经人
赌博输了的产物@闲 亲亲我的居居🐗🐗请爱我好吗

车今晚不发 因为我吃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打死

评论(41)
热度(143)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