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一)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1)


茨木生病了。

而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是最近比较严重。这胃病的周期像青春期女生来的姨妈一样奇怪,而且比痛经还要惨烈,断断续续地,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又头疼。


茨木歪头仔细地想了想,除了自己的表姐青行灯,家里人好像没有一个是不得胃病的。说起来,前几年他为了赶稿子经常不吃饭或者随便找点饼干填饱肚子的勇气还是表姐给他的。茨木当时可自豪了,他深信自己和青行灯一样,没有得病,是不会胃痛的,所以饮食方面怎么高兴怎么来,吃根香蕉还要蘸辣椒酱,裹着棉被也在舔老冰棍。

别说有遗传病了,就算是正常人的胃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况且茨木每天晚上都在做夜的小精灵,酷爱修仙,不玩到凌晨不罢休那种。如此往复,他已经不是昔日熠熠生辉的白毛校草了,而是变成了窝在电脑前默默赶稿的圈内太太。


其实茨木家里是不缺钱的,他写文完全是为爱发电,虽说他这个电有点过头了,连皮卡丘也要向他低头。让他坚持创作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某次在评论里看见一个小粉丝,在一堆赞美中,他的长评格外明显,而且写得特别好,褒贬皆有。于是茨木就有事没事找他聊天,一开始两人都局限于文学方面的交流,后来慢慢熟络起来,就什么都有聊了,两人像相识多年的亲密挚友一般。

茨木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评论时,觉得他的水平都超过自己了,兴匆匆地点开他的主页想要找粮吃,却只收获了一片空白。然后他就盯着那个四字id发呆,他想起了很多,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虽然文笔不像这位哥一样厉害,写上去的评论有很多都是什么“赞美太太”“为太太打call”之类的话,但也是自己的真情实感了。况且茨木本来就是一个很直率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夸赞自己喜欢的事物三天三夜不重复词,然而目前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后来在表姐青行灯的刺激下,茨木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他很努力地练习,不断地提升自己,目标是想要成为一个体恤民情的超级厉害的写手。想要努力去做自己喜爱的事情是一件好事,但茨木的胃病也是这样给折腾出来的,毫无规律的作息时间,混乱可怕的饮食习惯,造就了一个捂着肚子趴着电脑桌前呻吟的他。


青行灯一下班就看见了如同咸鱼般瘫坐着的茨木,头痛地说:“当时叫你不要大冬天拿冰棍蘸辣椒吃,睡觉前不要偷偷溜去煮火鸡面,你就是不听!”茨木虚弱地眨了眨眼皮,准备接受一天一度的教育轰炸。

“……幸亏你表姐我在国外时认识了一个很有名的医生,我明天就带你过去见他,看看我们家帅气的校草同学还有没有救!喂……你听见了吗?今天晚上不许吃别的,就喝白粥啊。“

“什么?!”茨木顿时如同天灵盖被劈中一般,弹了起来,“那我的牛杂面呢?”

“没有了。”青行灯走了过去,“不过我有扭耳朵你要不要尝尝?”说罢马上捏住茨木耳朵,用力转动手腕。茨木痛得龇牙咧嘴马上就妥协了,乖乖地趿拉着拖鞋走向厨房。

看着自家弟弟的背影,青行灯不由得叹气,什么时候才能遇见一个能好好管教他的人呢?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屋里就传来了争吵声,吓得在枝头正在你侬我侬的鸟儿都飞了。

 

“……那说好了,等我病治好了我要天天吃雪糕火锅。”茨木不依不饶地做了一个最后的垂死挣扎。

“是是是,你现在乖乖跟我去医院好吧!”青行灯无奈地向他摆了摆手,坐进车里。

 

车子开出市区没多久就遇上了上班高峰期,那移动的速度可谓是它敢认第二,蜗牛乌龟都不敢认第一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地在耳边响着,茨木不耐烦地掏出手机,和那位小粉丝聊了起来:挚友,我跟你说,我现在要去医院了,不过这里堵车,一时半会儿到不了。

 

酒歌狂行:哦?这样,慢慢来吧。

地狱鬼手:嗯……还是慢点好……

酒歌狂行:?

地狱鬼手:我不想去医院,万一那个主治医师是个猥琐的中年大叔怎么办!

酒歌狂行:……应该不会吧,祝你好运。我还有事,先忙去了。


茨木看着那四个虚无缥缈的字,总感觉是上天派来了小天使围绕在他身边唱歌。他忍不住在内心哀嚎,千万不要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给自己看病啊!说起医生,他突然想起以前的校医:两面佛,人如其名,长着一张和蔼可亲的中年老大叔的脸,厚厚的嘴唇像是每天上班前都喝了一斤辣椒油,最重要的是他治病的技术,本以为他长得这么着急,一定是盖世神医,可是结果却不把人吓死不罢休。

举个例子吧,茨木的同班同学荒川有一次说自己耳朵疼,就去两面佛医生那看病,谁知道他老人家说,这我同学我看你脸都蓝了,肯定是耳朵穿孔了吧,赶紧去医院治病啊,老夫救不了你啊!

荒川一听吓得脸都绿了,赶紧飞奔去医院检查,原来是自己整天沉迷养鱼,呆在鱼塘里,耳朵感染了细菌才会痛的。荒川同学那叫一个大气,他咬牙切齿地拿着病历回到学校,差点没把校医揍成四面佛。

反正茨木是最害怕再遇到这种医生了,所以现在堵车堵多久都行,我还能聊天呢!

可是好景不长,才过了十几分钟,车子就能流畅地行驶了。茨木和青行灯也很快就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大江山医院。

两人刚走进去,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子就走了过来,“是青行灯小姐吧,我是妖刀。”她微微欠身,继续说道:“酒吞医生他进去做手术了,请你们耐心等待。”随后便转身,带他们去了休息室。


又是等待。

茨木像是习惯了一样,开始掏出手机聊天,可是那人却没有回复他,估计还在忙自己的事情。茨木木然地看着一点点暗下去的屏幕,收起了手机,开始玩弄他的手指。恍惚间听到铁门摩擦的声音,听到鞋跟敲击木质地板的声音。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手术室门口——红,一抹气势张扬的红色闯入了他的视线,像是一片熊熊烈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又像是一颗极速降落的流星,摩擦出耀眼的红光。

红色,在这素净狭小的空间里格外显眼。

接下来,他看见那人缓缓摘下口罩,露出俊美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帝认真雕琢的艺术品,刀刀锋利,摄人心魂。

茨木原本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破玩意儿的,他觉得这个词既肤浅又庸俗,像活在玛丽苏小说一样,或者是乡村非主流爱情,因为很多给他写情书的女孩子都用过这个词。

可是现在不同了,茨木突然觉得这个词既高尚又文雅,表达起来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深入骨髓。

 

他就是那个我能吹上三天三夜不重复词的人,茨木笃定地想。

 

然后,他笑了笑,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赞~❤

今天终于不咸鱼!突然挖坑!其实是因为看见了上两个月写的日记,那时候胃痛到想死,写下来的感觉现在看起来居然觉得好好笑……(不是

然后突然就想到这个奇怪的设定23333

刚好我的居也胃痛 我们大概是胃痛居二人组x

真的很痛苦……

然后胃炎好像是可以遗传的_(:з」∠)_?

欢迎抓虫!


评论(65)
热度(209)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