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二)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

(2)

 

 

茨木好像看见了天使。

看见了好多白白胖胖的天使围着自己转,像一团团可爱的棉花糖,想捏一把。

不对,重点是为什么他们都没穿衣服?!而且没有小鸡鸡?!

茨木下意识想去捂住自己的裆部,手上传来的触感告诉自己,他是有穿衣服的,而且他的兄弟不知道为什么,可精神了。

鸡儿和和清白都还在,未经情事的白发青年才放心地大呼一口气,不就是在天堂嘛……

什么?!天堂!!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认识那个人啊!还没有吹他吹上三天三夜啊!”茨木痛苦地挣扎着,双手挥舞,忽然不知触碰到了什么,想都不想就牢牢抓住。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脸被捏了一下。

 

“嘶——痛!”茨木的意识终于被拉了回来,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又是一片白。

“怎么还在天堂啊?”他欲哭无泪地低下头,却看见自己手中扯住的一角白色布料,顺着方向望去,刚好对上了那双深沉的紫眸。

茨木一下子就呆住了,原来自己是在做梦啊……

他张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去掩饰刚才的尴尬,可是他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还打了一个嗝,而且是特别响亮的那一种,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突兀,气氛似乎变得更尴尬了。

唉,还是晕过去算了。茨木的脑子里不断地回响着那如同爆炸般的嗝声,让他最终得出了这么个荒唐的结论。

 

“你还没死,只是早餐吃的少,有点低血糖而已。”酒吞无奈地看着那个一动不动的木头人,“衣服,可以放开了吗?”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茨木连忙把手松开,窘迫地偏头看着白色的床单。

“关于胃的问题,青行灯都告诉我了。”酒吞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 “但你还需要做一个详细检查,才能深入了解问题所在。”他敲了敲桌上的资料夹。

“那现在来检查吧!!”茨木似乎很兴奋地摊开了自己的四肢,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可是自己脑补的奇怪的检查画面并没有出现,酒吞只是看了他一眼。

“今天不行,做检查前不能吃东西,你下次再来吧。”说罢,酒吞站起身来,显然是想要离开这个房间,“你姐马上就来带你回家,你在这等一下她。”

不行!!我还没问到医生的名字和扣扣!不能就这样让他离开!茨木童子啊,快想想办法……能吹上三天三夜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啊……嗯……有了!

 

“啊!!医生!!”床上的人突然捂着肚子痛苦地大叫起来,“救我……”

酒吞本来半个身子都在门外了,听到声音后又连忙退了回来,站在铁床边,“怎么了?”

那平淡如水的语气并未消退茨木的满腔热情,他既然下定决心了,就得去做。俗话说得好:什么……做戏就得做全套对吧!他茨木今天就不是写手了,而是转行去做奥x卡影帝!

“医生……我的胃突然好痛啊……”为了得到对方的信任,茨木还特意在床上来回滚了几下。

“哦?是吗?”酒吞饶有兴趣地挑挑眉,一把掀开了原本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单,“那我给你检查一下?”

“诶?好……好的!”茨木听见之后,心里忍不住暗爽,他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然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酒吞学医多年,经验丰富,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耍小聪明的小鬼的计谋,他却没有去拆穿,反而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茨木的小腹,象征性地问了一句:“是这里疼吗?”

“噫!是!”那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把茨木吓了一跳,大脑马上停止运转,以至于他只顾着脸红了,完全忘记了胃根本不在那里。

“哦。那没什么大问题,你待会去吃点东西就好。”酒吞把手收了回去,插在口袋里。他看着茨木一点点变熟的脸蛋,突然觉得这小子越来越好玩了,连说个谎都错漏百出。

“医生你真是厉害!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那熟练的手法,随便摸一下我就好了。我真的太佩服你了……“茨木孜孜不倦地说着,简直是想要把所有褒义词都用到这人身上。

”那我下次再胃痛的时候可以叫你吗?顺便给我你的扣扣吧,那样子我就可以……哎,反正你是我的主治医生嘛。”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就随口说了一句,无意间瞥见白色大褂上别着的胸牌,继而补充道:“对吧!……酒吞童子医生!”

酒吞抱胸站在床边,难得耐心地听完了那一大串话。 

 

不过……这算哪门子理由?

 

“好啊,可以给你。”

“不过我这里没有纸笔就是了。”酒吞装作很可惜的样子,心想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太好了!”茨木蹭地一下坐起身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油性笔,“就写在我手上就可以了!”他激动地拉过酒吞的手,把笔放在他的掌心,满怀期待地看着对方。

酒吞觉得这人兴奋得就差头顶冒星星了,他摇了摇头,单手拔开笔帽,抓住茨木的手,认真地写了起来。

 

柔软的笔尖缓慢地在掌中滑动,茨木的心像是被羽毛挠了似的,痒痒的。可是他却不敢动,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他觉得自己今天变得很奇怪,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个小小的动作被无限地延长,像时下热播的八点档泡沫剧一样,精美的画面被分解成一帧一帧,清晰地呈现在自己眼前。茨木开始眷恋酒吞手上微凉的感觉,他甚至希望时间就此定格。

 

但美好的东西,就是拿来打破的啊。

 

“茨木!你看我给你买了……”青行灯满心欢喜地推开房门,却看见酒吞抓着自家弟弟的手不知道在干什么,“嗯……不好意思我走错了,你们继续哈!”知时务者为俊杰,青行灯当然是选择火速开溜。

大嗓门的威力可不小,吓得茨木手抖了一下,马上缩了回去。

“写完了,笔还你,我走了。”酒吞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轻轻地咳了一声,把笔放在桌上后就推门离去了。

心跳仍未恢复正常的茨木同学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开心得差点从病床上掉下来。他发誓自己今天不要洗手了。

青行灯像个特务一样透过门缝观察着自己的弟弟,忍不住扶额叹气。

 

孩子,你这样磨叽下去,吃枣药丸,还是看你姐的厉害吧。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赞评论❤

本来不想更新,突然又发现今天是情人节,努力肝了出来,是开心的!

☆再问一遍,有人去萤火虫漫展吗?!这里16.17强势搬砖~~

真的好热 好热 好热 茨球毛茸茸的也很热吧

接下来几天可能咸鱼去了orz(没人管你

今天鸡柳居又生病了 给她祈福 我们一起翻车



评论(23)
热度(128)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