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三)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素净的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机器运转的“轰轰”声,青行灯一言不发地抱胸靠墙站着,茨木侧躺在床上,眼睛盯着那支油性笔,他们就这样对峙着。

玻璃窗外小鸟叽叽喳喳地欢叫着,忽地飞上枝头站稳,用毛茸茸的身体互蹭了一下对方后便把视线投向病房内。青行灯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自从她踏进这房间以后,茨木就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地,仅是用嘴巴回答问题或者提要求。

青行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到他的床边说:

“我会尽快帮你去预约照胃镜的时间的。”

“……”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请吃饭对吧,我会和酒吞说的。”

“……”

“总而言之……你快点从床上滚下来!你就这样躺着酒吞也不会来的啊!!”

天知道青行灯最后是花了多大的劲,许下了多少个承诺才能把躺在病床上的茨木带回家,真是操碎了心,她恨不得马上把自家弟弟寄给酒吞,这样既省时又省事,她认识一家快递的老板,超重了还可以包邮呢。

 

眼下茨木正在摊开他的手,准备按照上面的数字去加别人的扣扣,他满心欢喜地快速瞄了一下,觉得没啥毛病,就走去拿手机。但当他再次看向手掌时,那灿烂的笑容凝固就在了脸上——这最后一个数字是什么鬼?都糊成一坨了……茨木疑惑地想自己手出汗也没那么严重吧?一定是老姐进来的时候吓到酒吞了写崩了!于是他马上陷入沉思,拿着手机开始放空自我,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什么,都是你的错balabala……

坐在一旁的沙发默默观察的青行灯听到自己突然成了背锅侠,忍不住站起身来,放下了手中的小瓷杯,走到了茨木面前说:“自己心虚被吓到还怪别人啊!”接着她用余光瞄了瞄那一串黑黑的东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什么……难道你不会一个一个数字慢慢试啊?”

“哦……好像是哦!”茨木恍然大悟一般,用力地拍了一下大腿,拿起手机重新振作起来。

不愧是酒吞童子!连加个好友也如此地神秘!我真的是越来越敬佩你了!茨木情不自禁地又开始了一轮脑内赞美。他低头摁着数字,喉咙里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从0到9一个一个查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尾号为0的用户叫拇指姑娘。

茨木想起酒吞的身材,马上否定了,要叫也叫中指大汉好吧!

尾号为1的用户叫只爱你一个

。茨木自己是挺喜欢这个名字的,可谓感同身受啊!但他想起了酒吞那张俊脸,就算是世界毁灭宇宙巨变也依然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的脸,这该不会是……性冷淡吧!茨木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瑟瑟发抖地否定了这个账号,并为自己坎坷的未来点了支蜡烛。

尾号为2的用户叫疯疯癫癫。

茨木满脸黑线地看着那骚气的头像——刺猬头,大框黑墨镜,闪到眼瞎的金条,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具备了,不得了不得了,扎心了老铁,这都怪不得疯疯癫癫了。这肯定不是酒吞!他品味那么高尚,才不会有这种照片!摁叉叉!

尾号为3的用户叫同志用品专卖。

茨木盯了这个昵称很久,他有点害怕,脑子里全是加他为好友的冲动,总而言之虽然他不是酒吞医生,可是万一以后有用……呸!我和酒吞医生之间的关系不是这样的!那……又是什么其他的关系呢?茨木脑壳疼,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他只好放弃这个问题。

可最后还是把这个扣扣号记了下来。

尾号为4的用户昵称是一串火星文,虽然茨木看不太懂,不过一眼就知道这人是葬爱家族出身的。头像那一头骚气的爆炸红毛更是引起了茨木的注意,额……酒吞医生也是红色头发的,该不会?茨木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但俗话说得好:有杀错没放过,他还是愉悦地发送了好友请求。

刚关闭搜索功能,茨木就瞄见右下角有一个红色原点。他心中暗喜,原来酒吞医生这么重视我的吗?然而他切换到聊天版面时,发现未读消息是来自酒歌狂行的。他略微有点小失望地戳开,发现是对方在问他胃怎么样了,今天发生了什么,最后还有日常催更之类的话。

茨木就一五一十地把早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给他听,他还着重描述了要扣扣并且加上了的部分,说那个医生品味很独特,顶着一个红色的特别炫酷的头像,为了证明自己的厉害,茨木还特意截图发了过去。

那边本来是有在回应的,但是一看到这条信息,就沉默了。


地狱之手:??怎么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快夸我!

酒歌狂行:你确定没有加错……照你说的话,他不应该是用比较低调的头像吗。

地狱之手:唉,这你就不懂了吧!

茨木皱眉摇了摇头,但又想起这个动作对方根本不可能看见。他忽地瞄到左上角有一条未读消息的提醒,连忙和自己的小粉丝说了一句就切换了。

 

系统提示:ぺ櫞啶⑶泩〓已加您为好友,一起在扣扣畅聊吧~

茨木期待地搓了搓手,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好!酒吞医生,我是你的病人茨木童子。

ぺ櫞啶⑶泩〓:rǘ尓説ィ╇嬷?硪聽吥懂!

……

就以这种方式,茨木和那人瞎扯了几分钟之后,终于有了一种想吐的感觉。受不了了,我还是回地球待着吧,于是他就跑去找酒歌狂行,顺便把截图发给他,让他帮自己翻译翻译刚刚没看懂的一些文字。

那边再次沉默了,过了好久才回了一句:大兄弟,你不想疯的话,听本大爷说一句,快把他删了吧,他不是你要找的人。


地狱之手: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酒歌狂行:……打开空间自行体会一下。


于是茨木真的去了。

看完回来之后只有一个想法:要不去问问酒吞医生会不会治眼睛吧。

然后他果断地把那个葬爱家族的成员移出了好友列表。

既然这个也不是的话,那就接着试吧。于是茨木又打开搜索功能去输入账号,在看了那么多次之后,他已经记住了号码的前八位,只剩下最后一个数字还是个未解之谜。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尾号为5的用户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茨木高兴地把手机抛了起来,再稳稳接住,用力地亲了一口屏幕。

他颤抖着手按下好友申请后,马上赶去和酒歌狂行分享自己的快乐。灯姐有云:分享是一种美德!


地狱之手:诶我加到医生了!!!

酒歌狂行:你怎么知道他是。

地狱之手:反正就是真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酒歌狂行:为什么。

地狱之手:因为他的昵称就是酒吞童子!

酒歌狂行:……说好的不告诉我。

系统提示:地狱之手撤回了一条消息

地狱之手:大家就当做无事发生。

酒歌狂行:……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赞❤

我咸鱼了一星期,啥也写不出来了hh有点丧。

强行投喂我的居,不然她要饿扁了,就吃不到猪尾巴了(不是

今天依旧没有还债 还是睡觉比较好!



评论(28)
热度(110)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