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你猜我是小甜甜还是大坏蛋?(甜饼一发完)

不甜不要钱的儿童文学/ 月妖吞x星兔茨/瞎写的ooc我的锅


酒吞童子是一只住在月亮上的妖怪。

他可不是像天邪F4那种弱小的妖怪,而是统领着整个月球的超级大妖怪。
他酷爱喝酒的同时也酿的一手好酒,妖怪们时常见他坐在树下品尝美味琼浆,可奇怪的是,酒吞一直都是孤身一妖地坐在那,也不见有谁过来陪他。
大约是他的气场过于强大的原因吧,一般的小妖都不敢靠近,但“美酒就应该和美人一起喝啊!”,再加上大家都十分关心酒吞的幸福,因为这也关乎到整颗月球的未来,于是众妖就围在一起商量谁去问酒吞这个问题。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后,他们最终决定要让和谐担当——两面佛上场!

那为什么不叫其他妖怪呢?

因为星熊童子口吃,说了半天说不清楚,有过被酒吞踢出宫殿的悲惨经历;因为山兔太小了,连喜欢是什么也不知道;因为姑获鸟忙着带孩子了,没空去说;因为判官太沉默了,像一座千年冰山,肯定问不出个所以然……
总而言之,众妖指着两面佛说:就决定是你了!去吧皮卡佛!
被赋予众望的两面佛感动得泪流满面!试想一下,他的脸那么大,可想而知他的感动程度!他暗下决心,必定不负众望,顺利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虽然事后他知道了大家派他去的真正原因:他有两个脸,必要的时候不要一个脸,还有另一个嘛!多方便快捷!真是羡煞旁妖!
于是在众妖的催促下,他好不容易堆起了一个看起来像个慈祥的老父亲式的笑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就提着两坛酒走了过去。

可正当他气运丹田完毕,想要开口问问题的前一秒就被无情地打断了——“说吧,你们口中的美人在哪?”
当时两面佛心里那叫一个悲伤逆流成河啊,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导演我要换剧本呜呜呜……
酒吞见他半天不出声,稍微抬眼打量了一下,像想到什么似的,立马满脸黑线,“该不会……你就是……美人吧?”
两面佛马上换了一张脸,扭扭捏捏地说:“不是……额……如果酒吞大人你……啊!”
连“喜”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他,忽然被一个快速坠落的发光团子砸中了脸,立马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红发大妖满脸抽搐地看着地面,心想这回是谁那么好,帮我解决了这个不明物体,啊,是那个闪光的球体吧。
于是他好奇地走了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无意中掉落的团子经过两面佛厚重坚硬的脸皮反弹后,撞在树上,留下了一个黑乎乎的深深的洞穴,似乎还有星星火光从里面冒出。酒吞把手伸了进去,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想要把它拿出来时,却被重重地咬了一口。
“嘶……”酒吞马上把手缩了回来,发现那上面多了两个清晰的牙印,“啧……这小东西还挺凶的啊……”

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蹲在黑洞前认真观察的姿势——只见那个小团子不断地向后缩,一双短耳朵竖了起来,半眯着的眸子露出些许金光,红红的鼻子轻微翕动着,牙齿还不断地发出咯吱咯吱地响声。
“原来是一只兔子啊。”酒吞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那副不友好的样子,“你还真是特别呢,头上还长了两只角。”
小家伙好像听不懂他的话似的,依旧保持着原来姿势与他对峙着。

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

酒吞皱起了眉头,转念一想,对了,说不定……他和自己一样,喜欢喝酒。
于是酒吞就走去把酒杯拿了过来,用食指蘸了些许神酒,伸进洞里。

可是等了半天也还是没动静。
酒吞略带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本想把手指收回来,可指腹却传来了冰凉的触感——那个小家伙在舔酒喝。
酒吞也不知怎么了,看到这一变化后,像发现新星球似的,继续喂他神酒。
那兔子倒是不客气,一直在舔舐着酒吞的手指。而这正中酒吞下怀,他慢慢地移动着手指,试图把他骗出洞外。眼看就要成功了,谁料小兔子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警觉地缩了回去,盯着酒吞看。
啧,真是有够调皮的。
酒吞一看计划失败,又起身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引兔出洞。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两面佛带来的那两小坛酒上。他弯腰拿起酒坛,看着上面色彩分明的儿童画,顿时语塞。

这种东西是给本大爷喝的吗?

酒吞疑惑地把坛子翻转过来,上面赫然写着一行:适合儿童喝的超甜果酒,喝完之后可以长高高变胖胖哦!
……这种白痴的东西,也只有星熊能干出来了。不过他这次倒是歪打正着,终于买了样有用的东西。酒吞一边想一边掀开了上面的红布,顿时一股甜甜的香气迎面扑来。

抱着试一试的心情,酒吞再次走到树洞前,这次他不是用手指沾酒伸进去了,而是整坛酒放在洞旁,等待猎物的上钩。
到底是喜欢香甜的气味的小兔子,他马上就嗅到了也行动了起来,缓慢挪动着身躯,时不时还缩回去一点,十分机敏。过了一会,他终于到了洞口,看见那满满的酒坛,兴奋地跳了起来,然后酒吞就听见“噗通”一声。

恭喜玩家酒吞童子收获到一只醉酒兔。

钓“兔”成功的酒吞第一次尝到了到成功感爆棚的滋味,于是他拿着那坛酒,头也不回地走向宫殿,回到了他的卧室里面。
众妖躲在树后看着这一切,沉默了好久后,不知道谁来了一句:酒吞大人居然笑了……他是不是……额……恋爱了?”然后大家变得更加沉默了,只是纷纷安静地点头,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事情貌似完美解决了,虽然来的不是美人,不过美兔也是可以的!对吧!

酒吞看着坛中喝得饱饱的小兔子,毛茸茸的肚皮鼓得像一个球,他忍不住用手去戳了戳,那边马上有了反应——打了一个小小的醉嗝后醒了过来,金色的眸子氤氲上一层薄薄的水雾,俨然是一副喝醉了模样,还不断挥动着四条小腿,想要逃出去,甚是可爱。
“喂,你叫什么名字?”问完这个问题之后,酒吞觉得自己傻掉了,一只兔子怎么可能回答自己。
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是,白团子呼噜了一下后,擦了擦鼻尖,慢慢说道:“吾乃茨木童子……嗝……来自茨木星……你又是谁?”
对于这位外来的朋友,酒吞只是惊讶了一下就欣然接受了,毕竟自己也是妖怪……
他清了清嗓子回道:“本大爷是酒吞童子,是月球的首领。”
“首领?!”这次换那名叫茨木的小东西惊讶了,他的眼睛腾地一下亮了起来,脑袋上还冒出了几颗星星状物体,“那你一定很强吧!可以……当我的朋友吗?我们来打架吧!”
“不要。”酒吞一口否决了他,反倒去拾起那刚掉落的几颗星星,“这是什么?”
“吱!”茨木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这个是星星糖果,是我们星球的……特产!对!”

酒吞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特产,觉得十分有趣,但他不懂茨木为什么要脸红。便随手一抛就把糖吃入口中,清新的草木香气就在口中蔓延开来,让人感觉十分舒服,轻飘飘的,甚至还有点……

“额……挚友?你感觉怎样?”茨木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称呼,就随口叫上了。
“春心荡漾的感觉?……不是!你什么也没听见!”酒吞马上补充道:“这个糖很普通嘛,没有什么特别啊!”
为了能快点转移话题,酒吞把视线转移到对方那两个鲜艳的角上,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茨木圆圆的身子马上抖了抖。
酒吞瞧见这奇怪的现象,想要恶作剧的心情就忍不住了,他整个手掌覆上了右边的角,还用指腹来回摩擦了几次。茨木一开始是双眼紧闭,咬紧牙关地卖力坚持,到最后还是投降了,脸蛋变得通红,大口喘着气,眼角还挂着几颗泪珠。
“啧,你别哭啊,本大爷知错了还不行吗。”其实酒吞还想多玩一会,可万一玩坏了就不好了,他慢慢松开了角,发现自己手上黏到了红红的东西,他情不自禁地放在嘴边舔了一下。


甜的,还有点像……红豆味?

“你这家伙是吃糖长大的吗,怎么哪都是甜的?”酒吞如此评价到,“而且你的角,是红豆味,有点像我们这里的月饼……”
“唔!”茨木忽然生气地鼓起了嘴巴瞪着酒吞,大声地说“你才是月饼!你全家都是月饼!”然后就把身子扭了过去,不再理他。
酒吞觉得自己好像被讨厌了,马上把头伸过去,想要道歉,没想到茨木双眼一闭,就缩进了酒坛里面,拒绝与酒吞交流。
噗,这家伙真的越来越可爱了,酒吞忽然想到。
算了,估计他是在发酒疯吧,先等他醒来再说,正好本大爷也要休息了。酒吞低头看了一眼,才放心地躺到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茨木听到外面终于安静下来,才慢慢地探出个头去观察周围。然后他又想起了刚刚的事情,顿时脑子就炸了。

他骗了酒吞。

那个糖根本不是他们星球的特产,而是……面对自己最喜欢的妖怪才会有的特殊反应。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茨木承认自己确实对酒吞一见钟情了,那种温柔又冷静的办事态度深深打动了他,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一定是全宇宙最厉害的妖怪!茨木心甘情愿地想要把自己交给这样强大的妖支配!
而且……那个糖也只有喜欢自己的妖才能看见,莫非挚友也对自己……?不,不可能的。
茨木回想起酒吞说的话,说不定,他对自己只是那种……对下酒菜的喜欢而已。
嗯,一定是的,那我还是先逃跑吧!
茨木一骨碌地把坛子弄倒在一堆柔软的丝绸上,三两下就从里面爬了出来,跳上窗户,不舍地回望了一眼酒吞后,便匆忙离去。

这家伙要到哪去?

酒吞其实早就发现他的小动作了,只是想偷偷观察他要去哪。在茨木跳走后,他马上翻身起来,走出房外去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开始着急了,便四处询问有没有碰到那只兔子,小妖怪们都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说没有看见。
一直找了很久很久,酒吞都没有找到那只顽皮的小兔子,他觉得茨木可能只是出去玩一下,马上就回来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可是他一直没等来。
他很后悔,茨木也许真的生他气了。
他愿意为他说千千万万遍的对不起,只要他肯回到自己身边。

为了找茨木,酒吞亲自去到了茨木星。几天下来,整个星球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半根茨毛,那星球里知道茨木的存在的妖怪少之又少,不想多管闲事的就随便乱编说茨木失踪了,可能已经死掉了。酒吞生气地把那些乱说话的妖怪都揍了一遍后,生气又失望地回到了月球,从那以后他喝的酒越来越多,整只妖都变得消沉无比。

那么茨木到底去哪了呢?

他当然还没死,他只是躲了起来,但不是故意的。
原因是,在跳窗离开的时候只顾着想酒吞了,忘了做降落的缓冲,然后就摔倒了右腿,为了不给挚友添麻烦,目前在姑获鸟家里养病。姑获鸟是看着茨木长大的,当然对他疼爱有加,而且教导他不要那么轻易上酒吞的当,要经历考验之后的感情才是幸福之类的。茨木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才不管什么乱七八糟地,他只想快点回到酒吞身边,但酒吞也没有说喜欢他。于是他变得忧郁起来,白色的绒毛掉了一地。
姑获鸟看着那一堆宝贵的兔毛,便一根根收集起来,做了个和酒吞差不多样子的玩偶送给了他,以免他因思念把毛都掉光了。
其实茨木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酒吞——他是可以变形的,可以变成和酒吞一样的那种,高大帅气的男妖怪。茨木决定要在伤好了之后,亲自去和酒吞说明真相,因为姑姑说过,说谎的不是好孩子是大坏蛋,挚友是不会喜欢大坏蛋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茨木很积极地疗伤,用了惠比寿弄的高效药再加上适当的复健运动,他的手臂很快就好了起来,虽然和之前相比,灵活性下降了不少。要不是茨木急着去找酒吞,他的手可以恢复得更好的,姑获鸟总结道。

月圆之夜,是在月球上生活的妖怪值得去庆祝的一个夜晚,按照惯例,大家都聚集在了一起,开始属于他们的欢乐盛宴。
酒吞作为一球之主,当然要出席,他坐在宫殿的最高处,俯视众妖,由始至终都在不断地喝酒吃肉,身前仿佛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使他完全没有被开心的气氛感染到。而且他又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妖,所以谁也没有察觉到他心中的不悦和思念。

啧,今天又是没有任何收获的一天。
酒吞猛地灌下一大口酒,失落地看向门口。

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酒吞的视线里——那是一只长得很好看的妖怪,看见酒吞后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后又马上低头,像是要离开的样子。可守卫正义的天邪F4很负责地把他拦了下来,并打算开始刨根问底式的问问题,白发妖怪警觉地盯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说。

太像了,这家伙,和茨木简直一模一样。
那灰白色的毛发,鎏金色的双瞳,对待陌生人那种充满戒备的样子……
是真是假亲自去确认一下不就好了吗?反正又不要钱,本大爷就是要去碰瓷怎么着?
于是酒吞“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地跑向门口,拉开了把白发青年围住的四只小妖怪,抓住那妖肩膀就问:“茨木?是你吗?你知不知道本大爷找你……”

“对不起。”那妖怪把酒吞的手推落,冷冰冰地说:“我不是茨木,你认错了。”
“怎么可能?你……”酒吞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茨木倒是没有。”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茨木童子倒是有一个,不知挚友你意向如何?”
酒吞听见之后,二话不说就抱着茨木,狠狠地亲了上去。

他们都等这个吻等太久了。

要不是这里还有像山兔那样的小孩子看着,酒吞可能会直接往茨木身上种草莓,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这种事情还是在房间里面做比较好,毕竟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家白白嫩嫩的小兔子。
嗯,草莓味的兔团子,味道一定不错。
然后酒吞十分不舍地松开了那甜滋滋的唇瓣,舔了舔舌头,将茨木打横抱了起来,径直走向最里面的那个房间。
众妖在他们身后唏嘘不已,为了保护自己的双目,纷纷戴上了防虐墨镜,当作无事发生继续他们的宴会。


这床好软啊。
茨木躺下之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然后他看向窗边,散落了一地细碎的银光,外面已经变成了白茫茫的一大片。
“怎么?喜欢看月亮吗?”酒吞看着茨木对着窗户发呆的样子,随口问了问。
“嗯……”茨木赶紧把视线收了回来,低下头一字一句地说:“不过挚友就是我的月亮,所以我多点看你就好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向对方投去期待的眼神。
“你这家伙果然是糖做的吧,嘴那么甜。”酒吞十分肯定地说着,伸过手温柔地揉了揉那团蓬蓬的白毛,“你也是本大爷心中最亮的那颗星星,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那这次为什么找不到?”心眼小兔茨上线,甚至竖起了他的耳朵。
“还不是你骗了本大爷,你看你这么不乖,肯定是个大坏蛋。”酒吞冷哼了一声,欺身一点点地靠近茨木。

小兔子毕竟还是小兔子,嫩着呢,稍微撩两句就鼓气炸毛了,嘴里还不断念叨着:“我不是大坏蛋,挚友才是全宇宙最坏的坏蛋,我们来打架一决高下吧!”之类的话。
酒吞当然满足了他的愿望啊——然后他们就在床上打了个架,那叫一个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以至于茨木第二天腰酸背痛,根本下不了床,为了一改大坏蛋的形象,酒吞早早醒来,坐在床上陪他聊天。
……

“对了茨木,你是怎么飞来月球的?”
“哦,这个啊!当时我在和我们星球的首无打架,我把他的头不小心扔到了池塘里面,让他脑子进水了,一气之下,他就把正在吃早饭的我用力地扔了出去。”茨木一边说一边点头,“我怀疑他还作弊了,戴了大力手套,不然我是不会飞那么远的。”
“……还有这种操作?”酒吞听了他的经历之后哭笑不得,伸过手去抓住他的胳膊,再捏了捏那软软的小爪子。

从此以后,月球上就多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一只脑子里天天想着和酒吞打架的茨兔子。

虽然他是一只被姑获鸟山兔桃花等女妖称为小甜甜的可爱的兔子,但酒吞觉得不是,除了味道之外。因为茨木有时候会闯祸,摇身一变就成了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例如猝不及防地跳上酒吞脑袋,用耳朵捂住他的眼睛,去玩猜猜我是谁的幼稚游戏,当然这调皮的大坏蛋在晚上总逃不了被日一顿的惩罚。每次都在床上哭着说不敢了不敢了,下次还是照样捣乱,最后导致酒吞严重怀疑他是故意找日的。

当然小茨兔很多时候都是一只乖兔兔,陪在酒吞身边喝酒的时候不断地冒星星给他吃,每天叽里呱啦地在酒吞耳边夸酒吞有多好,而且是不重样地夸。

这么有趣的妖怪,酒吞怎么忍心把他叫做大坏蛋呢?

果然茨木还是比较适合当自己的小甜甜。
酒吞如是说道。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赞[表情]
听说丧的时候写甜的比较合适 童叟无欺 本篇文章覆盖了n个甜字 挽回一下我的尊严(不
本咸鱼也是很拼命了,虽然还有很多不足qaq
啊!!他们真的好可爱!!
最后希望大家也能变成小甜甜
(悄悄喂居一颗糖 有朝一日变月半~~)

评论(50)
热度(222)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