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四)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开了微博 但是一直被屏蔽……我是良民啊。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虽然已经成功添加了扣扣好友,但茨木却在为下一步如何操作而发愁。

过了好一会,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和酒吞尬聊。那什么说过,有尬聊才有未来对吧!

茨木重重地点了点头后解开了手机锁屏,摁下与对方的对话框,左思右想了很久,才打出了个“你好,我是茨木”那样的官方开常用语,但一直没有发出去。就在他卯足了勇气准备按下“发送”时,酒吞的信息先他一步传了过来,吓得茨木差点连手机都扔了出去。手忙脚乱地抓住后,深深呼了一口气,连忙低头看内容。

 

酒吞:你好,我是酒吞。

 

啥?原来酒吞医生喜欢这种开头啊……茨木心中暗喜,赶紧把刚刚编辑的内容也发了出去。

 

茨木:你好,我是茨木。

 

发完之后他就后悔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的破开头啊……真想钻个洞跳下去算了。就在茨木抓耳挠腮地想怎么继续下去时,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酒吞:我知道。

酒吞:胃镜检查定在下周一早上,没问题吧。

茨木:没问题没问题!都听医生的话!

酒吞:嗯好。

酒吞:你不用叫我医生那么客套。

茨木:那我叫你什么比较好?

酒吞:随便。

茨木:不是很好吧?叫别人随便?

酒吞:……

酒吞:我的意思是说,你喜欢叫我什么都可以。

 

空气突然安静。

 

茨木:挚友!!!我要叫你挚友!!!你看,你上次救了我一命,算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了吧?而且我非常崇拜挚友你,那精湛的医术,那冷静的头脑……额,虽然不能以身相许,但是当个挚友总可以吧?

酒吞:……可以。你喜欢。

酒吞:为什么不能以身相许。

茨木:那个……我在想如果这样的话,就进展太快了,就先从挚友开始了。

啊,好像有什么不对。茨木在发完之后想,但他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天,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酒吞:……服气。

 

接下来酒吞就开始给茨木讲了些关于照胃镜前需要注意的事项,茨木一个劲地拿着手机点头,还拿起本子认真地记了下来,青行灯看见他那副像是打了激素的样子,心里默默吐槽:这小子连上课都没有那么认真过……

 

青行灯还以为这“奇怪的热潮”很快就会退去,没想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茨木自从写下了那一大堆东西之后,每天都拿出来读一遍,活像个寒窗苦读的优秀学生,只不过青行灯无法理解其中的无穷魅力,被迫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这样才能降低一点那亢奋的声响。

有的时候茨木还会紧张地盯着手机屏幕,嘴里默念“距离照胃镜还有两天十个小时五分钟零六秒”,不知道的人看见他这副样子,还以为是哪个要抢特典的狂热小粉丝。

 

总而言之,姐弟俩都在默默期盼着这几天快点过去,好让自己免受各种意义上的折磨。

在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他们终于等来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茨木早早地收拾完毕,站在家门口等待。青行灯从楼上匆匆慢慢地跑下来,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差点没被吓晕。她抚着胸口说:“老铁,您这是要去哪啊?我还以为您是国家干事,准备赶去和其他国家领导开会呢。”

“我……这不是想给个好印象给挚友吗,一个不小心就……”茨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真是服了你,你等等啊。”青行灯摆了摆手,再次爬上二楼。一眨眼的功夫,就拿着一套休闲服走了下来,塞到茨木怀里,“快去换了,回到现实世界吧,乖。”

“哦……”茨木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错误,但是看在青行灯的时尚杂志主编的这个身份上,他还是选择乖乖地服从命令。

换好了衣服之后,茨木再次兴奋地站在门口,青行灯上下打量着他——脸蛋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微微敞开的领口也刚好能看见明显的锁骨,合身的裤子将两条腿映衬得更加修长……但青行灯觉得还是缺了点什么,她低头在包里翻找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一个发圈,走到茨木身后,踮起脚尖认真地顺了顺那团白毛,然后用左手一把抓起,右手套上发圈,绕了两下,简单粗暴的单马尾就完成了。青行灯满意地看着这个清爽的发型,内心赞美了自己的机智无数次,她觉得酒吞一定会非常满意这个造型,这样一来问题就可以……咳,虽然发圈上面有几颗星星,但也很可爱,大概……

“姐……你在说什么啊?”茨木伸手摸了摸那截露出来的脖子,觉得有点不习惯,“这样会很奇怪吗?”

“没……没什么!你现在这个造型很好看,就……全世界的人都为你爆灯!你要自信点。” 青行灯为了不让茨木发现那个发圈的不对劲,赶紧拉着他走出了家门。

 

还是一样的路程,茨木却觉得等待的时间比之前更要漫长,他还是习惯性地掏出手机聊天。正好今晚要发更新了,先把写好的给酒歌看吧。于是他编辑好图片,发了过去。

没过多久,茨木就收到了回复:

酒歌狂行:这样的剧情发展还可以,不像那种八点档的泡沫剧套路。

酒歌狂行:人物性格表现也拿捏得不错,场景配合也正确,能感受到主人公当时的心情,还有结尾那段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酒歌狂行:里面还有几个错别字,我给你圈出来了,你待会改一下。

酒歌狂行:总体还是不错的,只是……

地狱之手:???

酒歌狂行: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这两个主角的感情线怎么发展得那么快。

地狱之手:大哥,没有啊,冤枉!现在赶着去做胃镜呢,可忙了,哪来的时间谈恋爱!

酒歌狂行:哦,你去做胃镜啊。

酒歌狂行:那你现在别喝水了,待会别那么早喝麻醉药。

地狱之手:哎行了行了,之前挚友都和我说过了,我都背得滚瓜烂熟了,您老就别操心了啊。

酒歌狂行:……挚友是谁?

地狱之手:酒吞童子。

酒歌狂行:那我是谁?

地狱之手:你是朋友!

酒歌狂行:有什么不同么?

地狱之手:哎就是,朋友有很多个,但挚友只有一个!不说了,我下车了88

酒歌狂行:……

红发男人看着屏幕上的对话,突然有种被自己ntr的感觉。

 

一阵敲门声响起,“酒吞医生,打扰了。”妖刀左手抱着文件夹,右手推门走了进来,“青行灯他们到了,在手术室门口等您。”

“知道了。”酒吞放下手机站起身来,快步走向门口,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说:“病人不是茨木吗?为什么说‘青行灯’他们来了?”

“啊……那个,反正也是他姐姐,这样说也没什么问题吧。”黑发少女脸上浮现了可疑的绯红。

“算了算了。”酒吞放弃了追问,“果然是长大了,还学会说谎了。”

“我没有……”妖刀把脸扭了过去,马上转移话题说:“你别管了我了,先管好茨木吧,再不去的话他可能又要胃痛了。”

酒吞做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走向手术室。

 

茨木已经无聊到在玩手指了,可是他的心思都没有放在手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挚友怎么还没来,挚友在哪里……”。玩完之后又仰头眯眼看向斜上方的灯,研究里面有几只飞蛾。看着看着,忽然有个巨大的黑影挡住了他的视线——有人在看自己。

“哇!是谁?”茨木马上警觉地跳了起来,然后就感觉到头顶上一阵剧痛。

“啧,你这小子。”酒吞捂着脸向后退了两步,一副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看清楚自己撞到的是谁之后,茨木紧张得快要哭出来,慌忙地跑去对方身边,但也只是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最后还来了一句:“挚友你别怕……那个……我会对你负责的!”

“哦?怎么负责?”酒吞饶有兴趣地从指缝中观察着对方的一言一行,心中觉得甚是可爱。

“就……那个……”茨木也不知道为什么酒吞会突然间变得认真起来,支支吾吾半天没找到答案。

酒吞见状,把捂脸的手放了下来,慢慢说道:“想不到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好!挚友说什么都好!”茨木想都没想就火速答应了。过了三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酒吞。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现在准备照胃镜,你要喝麻醉药吗。”酒吞伸手过去捏住茨木下巴,帮他把嘴巴合上,“把嘴巴张那么大是要吃八个鸡蛋吗。”

“哈哈哈不是……麻醉药什么的就不用了吧,我……完全不怕的!”茨木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还象征性地拍了拍胸膛,像一个马上就要上战场的士兵。

“不错。你在这等等我。”酒吞点了点头,走进了一旁的房间。

茨木看着那一抹红色消失在门后,如获大释般松了一口气,瘫坐回椅子上。看见酒吞出来了,又生龙活虎地站了起来,然后他手上就被塞了一个杯子。

“挚友……这是什么?不是说不要麻醉药吗?”茨木看着杯中的不明液体,疑惑的说道。

“这个不是麻醉药。”

“那是什么?”

“就……你当它是安眠药就行了,喝吧。”

只听见“咕噜咕噜”几声,茨木仰头就把整杯液体都喝光了。

酒吞看他居然一脸平静地喝完了,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感觉怎么样?”

“完全……大丈夫啊,吱油……”茨木马上露出一个阳光又不失礼貌的笑容,缓缓地举起手臂,伸出了大拇指,“我很好。”

酒吞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说:“嗯,那你跟我来。”

 

见酒吞一转身,茨木差点想吐出来,刚刚自己喝的到底是什么鬼啊?!甜到发齁,又带有诡异的苦涩,喉咙好难受……要不是挚友看着,肯定得吐出来。被怕不是地狱才有的珍品了……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围笑。

茨木做了一个深呼吸,才跟上酒吞的步伐,走进房间里面。

酒吞正站在一旁戴口罩和无菌手套,低声说道:“来,过来这里躺着,侧躺。” 

房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干净的咬口。

她是……上次的那个冷酷的女生,好像叫……妖刀来着?茨木乖乖地走过去按照指示躺在了床上,眼睛瞄了一下那一堆复杂的仪器。

“茨木童子先生,请您将膝盖微蜷,脖子放松。”妖刀走上前去,递给茨木一样东西,“把这个咬在嘴里。”

“哦……好的。”茨木接过咬口,张大嘴巴,轻轻地塞了进去。

“把这个咽下去。”酒吞拿起一根和尾指差不多粗的黑色管子,插到了茨木嘴里。

茨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喉咙凉凉的,不太舒服,忍不住干呕,但他还是安静地服从酒吞的指令。几次想要伸手去扯,都被酒吞制止了,还附赠了一个超凶的瞪眼,吓得茨木只敢看着那藤紫色的眸子,默默流下两行生理性泪水。

“放松,用鼻子呼吸。”他听见酒吞的声音,心里顿时平静了许多,学着酒吞说的方法,慢慢调整过来。他感受到管子一直在自己胃里捅来捅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等到了酒吞那句:“好了,都结束了。”

茨木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下了,他突然感觉到好困好困,心想为什么安眠药怎么这么迟起作用啊,我都检查完了,我不要睡觉啊,我还要吹一下挚友高超的插入技术啊……

可是最终没能如他所愿。

茨木迷迷糊糊地听到酒吞好听的嗓音,好像是在表扬自己:“表现得不错,挺乖的。”就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坠入黑暗之中,沉沉睡去。

 

碎碎念:

谢谢小天使们的评论和赞❤

这篇难产了两个下午……终于……好饿啊。

明天要去考科目一了,以后就不是无证驾驶了hhh请保佑我顺利通过

消失一下下去复习 表示我的诚意orz

微博被屏蔽了 能看见完全是缘分 id:咸鱼透明子w  

感兴趣的不感兴趣的都可以看一眼 比心❤

(这篇不给居看 让她整天睡觉!哼!

 


评论(20)
热度(95)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