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说好的一起打江山你却偷偷种了田(二)

依旧是严肃的儿童文学/ 瞎写的ooc我的锅


上篇走(一)


还是无尽的黑。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降临到奄奄一息的大江山上,星星点点的火苗受不住这强大的欺压,终于一点点地暗了下去,被烧过的树枝冒出屡屡黑烟,树干上残留的血迹也随着雨水的流动缓缓渗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还是没有变化。

白发大妖如同丧尸走肉般行走着,他浑身都快要湿透了,但还是紧紧地抱住那颗头颅,为了不让雨水滴上去。

 

“挚友,再等一下,我们就能到家了。”

他不禁加快了步伐,“啪嗒啪嗒”地踩过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坑。

“挚友,你看,我们到宫殿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忙忙地跨上了石阶。

“挚友,你是想喝酒吗?我这就拿给你。”

他推开了堆在一起的小妖怪的尸体,找到了那一个大葫芦。

“挚友,这里风景不太好……我们还是去樱花树下吧!”

他兴匆匆地抱着头颅,拉着鬼葫芦走了出去。

 

雨终于停了,空气里漂浮着泥土和水汽混合后的味道,被吹落的樱花花瓣铺得满地都是,如果忽视外加的烧焦味和血腥味的话,也算得上是清新脱俗的美好场景了。

茨木随意扫下石板上的粉色花瓣,把那颗好看的头颅轻轻地放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酒碗,学着酒吞的模样摆弄着鬼葫芦,把神酒倒入其中。

“挚友!来!今晚我们不醉不归!”茨木端起了碗,“叮”地一下碰上对方的,再仰头饮尽。

“挚友你看,我已经喝完了!”他看着另一碗满满的酒,沉默了几秒,“既然挚友不喝的话,我就不客气啦……挚友你可别怪我……”

说罢茨木又拿起了鬼葫芦,往碗里添酒,一碗接着一碗,喝到最后晕乎乎地,连碗都看不清有几个了,酒也倒不好,干脆就直接拿起鬼葫芦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从出生到现在,茨木都没有试过一次性喝那么多酒。

为人时,家境贫穷,混吃口饭都是个大难题,何谈酒水?‘

化鬼时,性情凶恶,偶尔会抢到小妖怪们不知从哪弄拿来的米酒,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觉得味道淡如水,没啥特别之处,随手就扔掉了,要说它唯一的好处,便是里面浸着的软绵绵的糯米了。

遇见酒吞后,悄悄地躲在大岩石后面,观察着这红发大妖的一举一动,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拿起瓷白色的碗,仰头饮酒时露出好看的曲线,自己的心跳也随着喉结的上下滚动而渐渐加快,像是要掩盖什么一样,白发小鬼向后退了一步,刚好碰到了脚边的一块石头,一个没站稳便仰头倒去。尖锐的疼痛感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却温暖的怀抱。

“小鬼,你干嘛躲在这偷看本大爷喝酒。”他听见他说。

“嘭”地一下,被唤作小鬼的那位就涨红了脸,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来,大声地说道:“我……我哪有偷看你喝酒!你别臭美了!”

“哦?有趣,那你说说,你刚才在干什么?”酒吞拍拍手站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身子的小不点。

“我……我只不过是……”茨木马上把头偏向一边,扁起嘴思考了一下,“我是在找厉害的妖怪打架!对!就是打架!”

“看你的样子还挺厉害的,我要挑战你!如果我赢了,你就把那酒送给我!”

酒吞忍不住笑了一声。化鬼以来,他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有趣的妖怪,不会说谎就算了,还要挑个这么奇怪的借口。“呵,口气倒是不小,本大爷今天就好好教训你一顿!”

纵然茨木的地狱之手很厉害,打败普通的怪物不是什么难题,但他现在面对的可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几拳下来,不但没有伤害到对方半根毫毛,反而感觉到自己的妖气正在慢慢减弱,他生气地再次乱抓一通,根本没有命中率可言,酒吞依旧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当茨木想要再次凝结黑焰时,酒吞一下子就冲了过去,用力地打一拳,就把他打得咳血到在树干上,按住他的手臂,把妖气硬生生地压制回去。“小鬼,是你输了。说吧,要怎么补偿我。”

被揍飞的那位忽然不出声了,开始全身颤抖。

“啧。干嘛那么容易哭啊,刚刚不是挺神气的吗……”酒吞纳闷地蹲了下来,盯着那一个白毛的长着赤角的小鬼。

突然,白色团子蹦了起来,抓住了酒吞的手,一边不停地摇晃一边说,“你好厉害!! 你居然打败了我,所以……请你支配我的身体吧!”他歪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把我杀了或者吃掉都可以……”

“不要。”酒吞抛出了十分果断的否定句,他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继续说道:“我对杀死弱小的小鬼没兴趣。”

“那我可以留着你的身边吗?等我变强了,我们再打一架!在那之前,我们可以做好朋友!”然后茨木又紧接了一句,“我才不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说的!”

“啧,麻烦的小鬼。”酒吞再次站起身来,回到那颗樱花树下,“随便你,别来烦我就行了。”

“太好了!挚友!”茨木高兴地跟上酒吞的步伐,盘腿坐了下来,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酒吞感受到那热烈的视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去,“你是想喝这酒吧。”

“不是!我只是……”茨木连忙快速地交叉摆手,“我是因为……唔!”还没说完,一根修长的手指就抵在了他的唇瓣上。

“舔。”一声简单又有力的命令。

茨木不敢反抗,便把手指含入口中,神酒的醇香就顿时发散开来,是与以前他喝过的任何一种酒都不相同的辛辣的味道,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味蕾,让他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不再去舔舐酒吞的手指。

“果然是小鬼,这样就受不了了。”酒吞收回了手,端起酒碗兀自喝了起来。

“这酒太好了,如果挚友可以多给我喝一点就好了!”茨木舔了舔唇,咂巴了几下嘴说道。

“不给。”

“为什么?”

“不告诉你。”

“……”

成为鬼将之后,茨木经常和他的鬼王大人一起在月下饮酒,不过酒吞每次都只允许茨木喝一点点。茨木虽然不解,但是既然是挚友说的,他也只好乖乖听话,很多时候都是酒吞一边安静地喝酒,一边听自己说着大江山上发生的琐事,遇到感兴趣的,就回应几声。

 

茨木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今晚独自一鬼喝了那么多,已经是极限了。

“挚友……我好想见你啊。”

“在大江山也好,平安京也好,地府也好……”

“只要不是在梦里。”

 

然后他就沉沉睡去,手一松开,鬼葫芦就滚到了一边。

 

在他的眼前是一望无尽的蜿蜒河川,水流湍急且深不见底。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于是他就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注意力很快就被一条奋力跃起的鱼儿所吸引,他停下了步伐,蹲下去仔细观察。

那鱼又重新浮出水面来,用红色的鱼鳍拍打着河面,见茨木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便对他说:“这位年轻的鬼哦,你的挚友是酒吞童子,还是酒天童子,还是酒颠童子呢?”

茨木一听到这些名字,就变得格外激动,他快速地伸手想要捏住那条小鱼,可是失败了,它十分灵敏地从鬼爪中逃脱出来,于是茨木收回了鬼手,慢慢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他,反正我的挚友只有一个,那便是大江山的鬼王。”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接上:“可我……已经失去了他。”

“那你想见他吗?”

茨木默不作声,只是点头如捣蒜。

小鱼再次一跃而起,但这次它没能回到水里,而是“啪”地一声摔倒了岸上。“哎呦喂,我的老腰啊……”然后茨木就见它长出了两根树枝似的小黑腿。“”

“那你跟我来。”说罢,小鱼迈开了小短腿,缓慢地向一旁的树林靠近。

虽然他是不太情愿的,毕竟这鱼长得十分怪异,身上还散发着咸咸的味道,但看在它知道挚友在哪的份上,茨木还是跟上了它的步伐。

 

然后茨木就看见了坐在树下喝酒的鬼王——同样英俊的脸蛋,健壮的身躯,连仰头的动作都是一样的,但茨木却觉得他非常的陌生,想要冲过去一探究竟,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着,无法冲破那透明屏障。用力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他也没有半点反应,依旧机械地重复,倒酒,喝酒这两个动作。茨木无能为力,只能站在外面静静地看着。

“这是怎么回事?挚友怎么变成这样了?!”白发大妖激动地叫喊道。

“额……这有点复杂,时间有限,我就不废话了!”小鱼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小袋子,扔在了茨木脚边,“那我先撤退了!祝你好运!”只见它迈开了步子飞奔起来,呲溜一下又回到了河里,消失不见。

茨木看着那一抹小小的红光,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他弯下腰拾起那个袋子,正想要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的时候,耳边就响起了几声温柔的呼唤,“茨木大人……茨木大人!您终于醒了!您还好吗?”是桃花妖和樱花妖,他们正端着一碗褐色液体站在自己身前。

茨木轻轻点头作为回应,又揉了揉眼睛,把身子稍稍坐正。

 

啊……原来真的是在做梦啊。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低头却看见自己手里紧紧篡住一样东西——是那条鱼给的袋子!和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里面藏着能救活挚友的办法……

茨木一想到这个,三两下就把封口的绳子解开,扒开袋口往里看——那是一颗深棕色的种子,正安静地躺在最底部,外围包有一层若隐如现的赤色妖气。

 

这玩意真的有用吗……该不是那条鱼在骗我吧?下次我一定要把它抓回来用黑焰烤了吃掉!茨木在心里默默想着,虽然这是一个令鬼难以置信的方法,但为了挚友,他必须试一试。

 

于是乎,闻鸡起身播种希望的茨木童子诞生了。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赞❤

最近比较忙,也没有什么动力,更新慢见谅T T

 @香酥鸡柳  不丧不丧,给你居粮,我们要开开心心的ww


评论(13)
热度(38)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