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七)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5)  (6)


(7)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投射进来,被窗棂切割成整齐的形状投映在地板上,些许发光的小颗粒轻轻飘浮在空气中。

难得的休息日,当然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茨木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大概是昨晚修仙赶稿的缘故,快到正午,他也还是没有醒来,眼看太阳从晒屁股转移到晒脸蛋,那团白毛才挪动了一下,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昏睡。像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习惯,对身体伤害是很大的,青行灯曾多次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无奈茨木坚持为爱发电,每个写文的夜晚,他先是乖乖地熄灯躺在床上,装成熟睡的样子,躲过检查,再蹑手蹑脚地重新开灯,并用一张多余的床单塞在门后面,以免透过缝隙看见灯光。不过这种小聪明很容易就会被识破——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严重程度大概是熊猫养殖基地的工作人员看见他之后,心里会有一种有崽子出逃了的感觉。 

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忘记的,今天是挚友约他去吃饭的日子,但如果不快点写完,本子窗了的话,他就会面临跪摊谢罪的危险操作,茨木不由得在心底大呼:我还是要面子的啊,所以他就化身夜的小精灵,乖乖地赶稿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扑到床上呼呼大睡。

若不是青行灯在门外敲锣打鼓,拍门呼叫,茨木一定能睡到晚上,再创佳绩。


“快开门!我知道你在睡觉!”青行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去帮助睡梦中的茨木重回现实,可对方似乎毫不领情,依然毫无动静。

幸好她早有准备。青行灯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音频库,快速地按下了最新的一段录音,然后那耳熟的爆炸铃声再次响起,房内马上传来了“嘭——”地一声,像是什么摔到了地上。

 

是茨木。

他平静地躺在地上,下意识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然后吃痛地捂着头坐起身来,“刚刚好像听见了……难道挚友给我发了东西?”他马上爬到床边,解开锁屏,但空荡荡的消息栏否定了他的想法。

那为什么会响?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茨木披着被子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走去开门,在看清来人和她手里握着的手机后,他瞬间明白了刚才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情。刚想走回房间重新投奔舒服的大床时,他的上衣就被扯住了,“你不想穿着你的小鸡印花睡衣去见酒吞的话,就赶紧给我起床准备。”

白发青年挠了挠头,突然想到,穿着这件衣服貌似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可是自己最喜欢的小鸡睡衣!但万一挚友不喜欢小鸡……最终他还是理智地妥协,放弃了这一危险的想法。

 

酒吞可不像茨木,他是按时作息的健康好男人。

可他今天居然睡了懒觉,这完全刷新了他的个人记录。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居然做梦了,而且是那种不可言喻的梦——主角还是他和茨木。两具年轻的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微凉的肌肤上沁出一层薄汗,房间里回荡着一声比一声高的娇喘,他感受到自己不断加重的呼吸。交合处发出淫靡的响声,身下的人似乎还欲求不满地扭动着腰肢,带着哭腔去恳求更多的爱……

然后酒吞就醒了。

他猛地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努力地去平静自己的呼吸,紧接着他掀开被子,果然不出所料——他的大兄弟正在胯间叫嚣,撑起一个帐篷。酒吞无奈地起身走向淋浴间,用蓬蓬头对着自己,开足冷水冲了好一会儿才稍微冷静下来一点。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趁着茨木去洗漱的空隙,青行灯悄悄地走到了他的房间,打开了那个放在角落的衣柜,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些非常普通的t恤,还有一些则是格子衫,宽松的黑长裤,完全是宅男衣橱的标配。青行灯难以想象自家弟弟在她出国那几年都发生了什么,明明小时候还是一个整天嚷嚷着要穿西装的孩子。她伸手去摸了摸略微粗糙的衣服布料,深深地感受到了茨木是一个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注意细节的孩子,怪不得他的胃会变成这样……

唉……这品味,大概是长得这么好看也还是没有男朋友的原因之一吧。

青行灯暗下决心一定要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给茨木来一个神助攻,这柜子里的衣服怕是不能穿了……对了!上次定做的衬衫和小西装马甲刚好干洗完送回来了,拿给他试试。

青行灯轻掩柜门,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间,把那一套烫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拿在手上。

 

去到客厅时,茨木已经坐在沙发上喝牛奶了,右手拿着手机,大拇指飞快地按着屏幕,看上去应是在和谁聊天。

他十分专注,完全不知道青行灯在向他走来。

“来,试一下这套衣服合不合身。”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茨木吓了一大跳,左手一用力玻璃杯就晃了晃,乳白色的液体险些洒出来,不过也没好到哪去,茨木被弄得嘴上一圈都是牛奶了,但他本人却毫不知情,还愣了一下,“啊?哦,好的。”说罢,他便放下手机,站起身来伸手接过。

看着茨木嘴上白白的一圈,青行灯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反射弧有多长,大概就绕地球两三圈的样子吧。她忍不住噗嗤一笑,对方则很纳闷地看着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问了句有什么问题吗?

“你自己照照镜子,你是想把这牛奶留给酒吞喝吗?”

茨木这才反应过来,脸上浮起浅浅的绯红,他急忙抽了张纸巾在嘴上乱擦一通,闷闷地抱怨道:“姐你乱说什么呢!我和挚友不是那种关系!”

“哦?”青行灯挑挑眉,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只见茨木紧张地抓着衣服,嘴巴张开又合上,金色的眸子来回转动像在思考什么,最后亢奋地吼了一句:“那个,很他重要的朋友!对!酒吞是挚友!”

听到这个定义后,青行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为酒吞默默点蜡,看来自家弟弟还需要更多地时间去开窍啊……

 

等茨木准备好以后,天空也渐渐暗了下来,换上深沉的装束,白玉盘也在絮状云层中若隐若现,为数几颗挂着的星星,也拼命闪烁,企图让人们注意到它的存在,放眼望去,河边的盏盏路灯逐一亮起,勾勒出条条道路。繁华热闹的商业街人头攒动,商场外挂着的LED大屏幕上播放着夜间新闻,年轻貌美的主持人面带微笑,清楚地说出今晚月食现象预测时间的消息。

出门撞上下班高峰期,车水马龙是必然的,茨木像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掏出手机继续聊天。

 

地狱之手:抱歉,我刚刚去换衣服了。

酒歌狂行:这个点出去玩?不怕堵车么。

地狱之手:啊……不是,是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酒歌狂行:谁?

酒歌狂行:该不会又是你的那个挚友吧。

地狱之手:聪明!就是去和他吃饭!

酒歌狂行:……

酒歌狂行:那你有什么计划吗。

地狱之手:啊?什么计划啊?

酒歌狂行:利用这次机会拉近你们关系的计划。

地狱之手:哇……这倒没想过……

地狱之手:不是!我和挚友不是那种关系,我们只是……

酒歌狂行: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

酒歌狂行:关系这种东西说变就变。

酒歌狂行:让本大爷给你传授点经验。

地狱之手:[膜拜]好!!!

 

于是茨木真的就认真地看起了对方发过来的一大段话,什么故意把酒洒在他身上啊,什么吃东西时候的眼神和动作啊,什么暗示性的话语啊……刷了满满的一屏幕,信息量略大,但他也一点点地默默记下来了。

为了让自己欣赏的人能够喜欢上自己,茨木还需要花费时间去学习很多东西。循序渐进的感情固然很好,但如果让一些有趣的细节来润滑、加速这个过程,结局可能会更加美好。茨木承认自己在这方面的反射弧有点长,不太会应付,可他笔下的主人公却能把情感问题处理得十全十美,各种各样的招数用起来游刃有余,他也不太明白这里边出了什么错误,大致是别人的故事,难以套用到自己身上来吧。

 

例如遇到酒吞之前,茨木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喜欢不停说话的人,三天三夜不重复词地去夸一个人什么的更是天方夜谭。以前他总是想自己可能会就这样一直平静下去,顶多写些有益的文字,提升自己,至于伴侣,他更是很少去考虑的。可当那一抹狂放傲人的红色出现在他的世界后,一切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爱的过程是不可思议的,也是跌宕起伏的。他想。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赞❤

实现了日更的咸鱼又消失了几天,是不是很刺激!!

最近爱上了看电视,一边看一边更新那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天气好热好热好热,受不了了。

突然想要揉一揉茨球那团大白毛QAQ



评论(9)
热度(61)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