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一口吞掉茨虾饺(甜饺一发完)

写手吞x虾饺茨/放飞自我的脑洞/写着写着就饿了/ooc有

 

酒吞是个虾饺狂热爱好者。

 

若不是大多数时间都在赶稿,他可能就一直泡在茶餐厅里不出来了。不过这可无法阻挡他对虾饺的热爱,机智的他跑到超市里买了几大袋的速冻虾饺,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的。一开始他是挺痴迷的,整天都吃它,起床后吃,中午吃,晚上也吃,吃到最后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可不行啊,他酒吞怎么因为这虾饺是速冻的就丧失了熊熊爱意呢?是时候吃点新鲜虾饺来滋润一下自己的生活了!一不做二不休,酒吞便火速埋头苦干,几小时后,终于脱稿,他高高兴兴地结束了修仙,扑到床上睡觉,安静地等待明天的早茶时间。

 

可没到六点酒吞就醒了。

一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忍不住骂了句操,这完全等于没睡好吧,只是无意义地躺了一下下。算了,修仙使我快乐。这一定是虾饺在深情呼唤我,把我从食梦貘的恶爪下拉回来的美好征兆。他认真地洗漱完毕,穿上烫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仿佛待会是去观看什么神秘仪式,出门前还不忘带上自己珍藏的茶叶。

酒吞神清气爽地推开了家门,闭眼上眼睛来了深呼吸,准备去迎接美好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可等他睁开眼时发现外面的天都没亮呢,只有几个早起的老人在外面打着太极吸收日月精华。酒吞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在这个尴尬的时间觅食,大家都没上班呢,更别说去茶餐厅了。在他印象中好像只有麦o劳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可麦o劳哪来的虾饺啊!它只有朕o虾堡!里面的虾也不是新鲜的虾!还是速冻虾!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吞对虾饺品质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这些一点都不鲜美的食物,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再碰了的,那段被速冻虾饺疯狂磨灭爱意的时光,也是不愿记起的……

 

啧……没有虾饺吃,那他现在出门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回去睡觉。

可他酒吞是什么人,是那种起了床就不会再睡觉的人,他还曾和编辑发誓不睡回笼觉,不然就提前三天交稿!堂堂男子汉才不会因为不想交稿……呸,才不会不守承诺!酒吞坚定了自己内心的信念,锁好门走出了院子,打算提前步入老年期……呸,打算用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中的挫折!

这周围那么多店铺茶楼,酒吞就不信没有一家不开门的,或许有店主和自己一样奇怪……不对,是一样热爱健康,晚睡早起!

 

酒吞只是胡乱想想,没想到还真的存在这样早开门的店,而且是手工虾饺店,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吃上新鲜虾饺了。他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走进店里,刚想找个位置坐下,但环绕四周没有一个空位,而且全都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

酒吞是个尊老爱幼的好男人,最后他选择了把虾饺打包回家,临走前老板娘脸上的蜜汁微笑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粘着一大颗米。

 

酒吞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包装盒打开,认真观察虾饺——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白团安静地躺着,粉色的虾肉若隐若现地藏在里头,十分诱惑。酒吞忍不住舔舔嘴唇,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最角落的位置缩着一只与众不同的虾饺,它的皮是灰白色的,还没把里面的虾肉包好,突出了一个淡红色的小角。这可不行!有强迫症的酒吞马上开启了否定三连模式,他可是处处追求完美的人,怎么能容忍这样的虾饺的存在!

正当他想把残缺的小可怜虾饺夹走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啧,又是哪个皮痒痒的小崽子坏了本大爷吃人间极品的大好心情。

是出版社的编辑,他要酒吞马上赶过去公司,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破编辑,听过一句话叫好狗不挡吞吗!去你妈的宣布,去你妈的交稿,本大爷不干了。酒吞果断摁下挂断键,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脸上写着义愤填膺四个大字,散发着下一秒就要揭竿起义的凶狠气势。可他转念一想,没了收入,怎么买虾饺?怎么滋润生活?算了算了,回头是岸,本大爷还是个好汉,刚刚……是说笑的。他重新拾起手机,把虾饺放进保温盒,盖上盖前,还多瞄了一眼角落,心想本大爷等会就来收拾你,别高兴得太早了!

这时,编辑的催命连环call再次打入。酒吞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骂了句操,套上外套,风风火火地赶去公司。

 

结果对酒吞来说,要宣布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好像是要给自己开个庆功宴,祝贺他上本书夺得了丁丁网销量第三的好成绩。酒吞无奈地吐槽,庆功宴有啥重要的,能让全公司所有人陪他吃虾饺大宴吗。编辑抹了一把汗说恐怕不行。酒吞马上就冷冷地说了句拜拜了您!编辑一听不妙,伸出手cos尔康说不要,并梨花带雨地看着他。但没什么效果,留不住这位爱虾饺人士,酒吞还是像脚踩风火轮一样消失在会议室里。

 

磨磨蹭蹭了大半天,酒吞终于如愿以偿地吃上了他日思夜想的新鲜虾饺,薄薄的软皮包裹着鲜嫩清甜的虾仁,一口咬下去,便能收获满满的幸福感。果然是人间最美味的食物,本大爷的最爱啊!诶……不对,刚刚那只缩在角落的虾饺怎么不见了?!

酒吞不禁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默念十句建国之后不能成精,虾饺大法好。

其实不见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还省去了扔掉它的功夫。酒吞心满意足地咽下了最后一口虾肉,收拾好桌面,洗漱上床睡觉去了。午觉知道吧,一瘫下去就可能睡到晚上六七点那种,对于深度修仙患者来说,这段休息时间是美好而宝贵的,是不能被任何事物干扰的。

 

然后酒吞就被干扰了。

他感觉到有一大团东西黏在他身上,热得不行,睁眼一看,哦,原来是个白毛的男人正抱着自己的手。酒吞瞬间就石化了,自己啥时候变得那么堕落了,居然梦见和男人同床共枕了。算了,反正在梦里,那人也长得好看,不亏不亏。他再次躺下,合上双眼,下一秒就被一个硬物刺到了头。酒吞当即大骂一声哪个小混蛋敢碰本大爷,反手就握上那行凶武器,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红色的角,形状有点像树枝。哇,没想到自己梦中的情人还喜欢戴这种危险的情趣用品啊,酒吞用指腹摩擦了一下角的断面,原本趴在他身上的人马上就跳了起来,警惕地看着他,脸上还带有蜜汁潮红。他恶狠狠地问酒吞是谁,酒吞真是哭笑不得,说我是酒吞童子,这是我家,您又是哪位。

白毛很激动啊,跳到酒吞身上,鎏金色的双瞳满是惊喜,他说吾友啊,我是你的鬼将茨木童子,你不记得我了吗?酒吞一听又重新倒在床上,好吧,果然还在梦里,还梦见了一个喜欢玩穿越的帅傻子。

 

不对……刚刚这家伙用角碰了我一下,是有痛觉的!

 

酒吞童子,23岁,正值大好青春年华,热爱科学,坚信无神无鬼论。

 

但坐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鬼,噢不,说不定他是别的生物,看这白里透红的肌肤……

你该不会是虾饺王吧。酒吞经过一系列的观察,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果。那个白毛的眉头拧在了一起,问什么是虾饺,我不是,我是茨木童子。然后他还来了句,挚友你是鬼王,不是虾饺王。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了?

酒吞下意识反应。事实上他还是挺愿意当虾饺王的……如果能有吃不尽的新鲜虾饺供应的话。但这个叫茨木的家伙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亡魂也不是鬼,大概真的是虾饺变的,只是他自己忘记了而已,酒吞十分严肃地捏了一把茨木的腰加以确认,其实他还想咬一口试试好不好吃。

 

酒吞起初想把茨木扔出去,然后茨木就求酒吞不要把他丢下,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挚友。你想啊,茨木那好看的小脸蛋,再加上真诚的眼神,十分期待地看着酒吞,谁受得了啊,酒吞心马上就软了,嘴上说看在本大爷和你千年前的缘分上就收留你吧,心里却想着要不是你像虾饺一样好吃,本大爷早就把你踹出门了。茨木一听,可高兴了,一扑扑到酒吞身上,差点搞到两个人一起摔下床。酒吞很头疼,这是哪是什么鬼将,是大型犬吧。

 

家里突然多了个男人,酒吞也很烦恼,最主要是茨木还整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地夸他,虽然他心里很爽,但也不好表现出来,于是就超凶地叫茨木闭嘴。茨木也确实听话,马上就噤声灰溜溜地爬回了床上。酒吞看见他这样样子,心里很不好受,转身想把注意力重新投入自己新连载的文章里面,但发现这令他更加烦躁。都怪那狗屁编辑,随便就给他接了个耽美小说的任务,而且是要有肉那种。酒吞单身那么久,都没操过人,他哪知道那是什么感受,更何况是两个大男人。

 

然后他就想到了茨木。

那啥,不是相传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是伴侣关系么,那样的话他们肯定操过了,说不定茨木还印象深刻,张嘴就来一万字被操后感呢。酒吞转身去问他,喂,你和你的鬼王有没有上过床啊。茨木闻声抬头,先是一愣,脸像被火烧一般红,他支支吾吾地说,挚友你不是喜欢天天操我吗,这么快就忘了吗?

 

啊?原来还真的操过啊?

虽然很不理解的就是,明明都操过那么多次了,茨木看起来还像一个纯情的小处男。酒吞看着对方红彤彤的脸蛋,突然感觉到下体的大兄弟起了反应。不是吧,本大爷转世了还是个给啊?算了给就给,箭到弦上不得不发。不过酒吞还是礼貌性地问了茨木给不给操。茨木点头如捣蒜,兴奋地说,这身体早就是挚友的了,尽管支配!既然这样了,充满正义感的鬼王大人也不好拒绝了,扣住茨木的腰就是一顿操,操了个昏天黑地,整张被子都被踹到了床下。

 

事后酒吞想,这感觉也太棒了吧,何止一万字,十万字他也写得出来!事实上他也真的写了,完全真情实感,文字中肉香四溢。之后他们操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酒吞也越来越喜欢茨木,不再因为他像虾饺而喜欢他,茨木天天没事就夸他,他也不说什么,就安静地听着今天有啥新花样,茨木说饿了,酒吞就跑下楼专门给他买新鲜虾饺,两人美滋滋地吧唧吧唧地吃掉。

每次操时美其名曰是寻找灵感,但两人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尤其是茨木。完事后茨木就躺在酒吞怀里,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也不说话,就这样安静地看。

酒吞也低头对上他的视线,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茨木喜欢的到底是鬼王还是他。他很不甘心啊,要是自己能早点认识茨木,就把他藏起来,哪还轮的上鬼王啊。

 

某天他们无意间聊起了这个话题,酒吞就顺势问了茨木喜不喜欢他,茨木当然说喜欢啊还笑着问挚友为什么会这样问。酒吞就说其实你一直喜欢的是你的鬼王不是我。茨木也是不懂了,不都是酒吞童子吗有啥不同。酒吞就觉得有苦说不出,敢情这段时间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吃闷醋啊……他敲了敲茨木脑袋,低声说你不懂,你这个榆木脑袋。

茨木马上就不满了,开声反击酒吞:虽然我是反射弧长了点,但不代表我是傻瓜啊,谁对我好难道我不知道吗?鬼王是你,眼前的人类也是你,都是酒吞童子,都是我爱的酒吞童子,我不在意你的身份,我喜欢的是你的灵魂,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只要你还是酒吞就行了,只要你还在就行了……

不知为什么,茨木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吓得酒吞不敢出声,一方面是惊讶自己的虾饺王怎么突然开窍了,二是完全没搞懂他突然哭的原因,但他只是伸手帮茨木轻轻地擦干眼角的泪。一个大男人,也不懂怎么安慰,就干脆亲一口好了。这一亲不得了,茨木肯定是不满足的,于是他就捧起酒吞的脸笨拙地送出回礼。酒吞一看茨木这么主动勾引自己,不操一顿实在是对不起这一跨越性的进步了吧,所以他们又做了一次。这一次做爱与之前不同,它是温柔的,冗长的,新旧感情混杂的。无论如何,他们最后在一起就是好的。

 

不久后,大江山报纸头条上赫然写着:作者酒歌狂行新出版书籍荣登丁丁网冠军宝座,再创销量新纪录!

 

酒吞从厨房里端出一盘虾饺,放在茨木面前,准备接受审判——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自己捏虾饺,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姑且先让茨木点评一下。茨木直接上手拿起一只,塞进嘴里,又马上吐了出来。酒吞见状啧了一声,说:真的很难吃吗,好歹也是研究了一上午的产物啊。茨木摆了摆手,吐出小舌头说:烫。

真是笨死了。酒吞赏了他一个爆栗,掏出手机说茨木我们来拍张照纪念一下吧。

茨木一边嚼着虾肉一边嗯了一声,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酒吞有这个吃前一拍的习惯啊。

 

特别关注:

酒歌狂行:最爱的两样东西——你和虾饺。@地狱之手 

配图是他们俩好看的手,十指紧扣,背景则是一盘诱人的虾饺。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他想。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赞❤

今天突发奇想码了这篇,因为虾饺真的太好吃了!!无法控制我自己!!

这篇也包含了我的两个最爱嘻嘻❤

和@香酥鸡柳 居居组合突然出现!!泥石流强势登场!!

点此观看酒茨虾饺的神秘仪式!!



评论(37)
热度(157)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