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拐个茨球回家过节(甜饼有车一发完)

葫芦星酒x猜拳星茨/内含一辆豪车/乱写的ooc有/私设如山/酒日茨快乐!!

————————————————————


在浩瀚的平安京星系中,有一颗名为“猜拳星”的小星球,从远处看,它的整体呈黑色,还有些许紫色的纹路附着在上面,其中部还点缀着一小块幽幽的墨绿,看起来神秘又美丽。这个星球上的孩子们都是从那颗站立在中央的千年古树上诞生的,因为每一个粉嫩的花苞中都蕴藏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所以采集花朵这一重任必定要交给一名优秀且有爱心的人——姑获鸟已经担任这一职务长达百年,别听这长长的工作生涯就断定她是个年迈的老婆婆,别人可还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奶妈,一双有力的翅膀能帮助她飞上古树,更安全便捷地接下快要出生的婴儿。

 

这个巨大的星球上人人有房有车,可以说是啥也不缺,唯一缺的——就是男孩子。

 

姑获鸟也搞不懂了,为什么别的星球上男孩女孩都有,就自己这星球只有女孩子,倒不是说女孩子不好,你看樱花桃花天天笑着你追我赶,互抢食物,你看萤草和觉撸起袖子对眼站立,千方百计地想要挠对方痒痒,这样热热闹闹的生活好像也不错,但如果有男孩子的话就更好了。姑获鸟慈爱地摸了摸樱花的小脑袋,张开翅膀飞上枝头,继续寻找即将绽放的花朵。她一抬手推开了茂密的枝叶,逐一检查他们的生长情况。在离她不远处的一颗花蕾突然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星星点点的闪粉围绕在它的旁边,衬托出这一小生命的独特。姑获鸟曾在后院的古书上看过关于这个现象的记载,原本她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是不存在的,所以当她亲眼见到时,还是会有些惊讶。

 

“闪光的花朵里包裹着神秘的生命,他会给星球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姑获鸟很清楚地记得这句话,她忽地有些激动,低头靠近那朵小花,小心翼翼地把它摘下,放入了背在背上的玉质匣子里面,再次扑腾巨大的双翼,回落到地上。

她刚把匣子放在石桌上,在一旁猜拳玩耍的女孩子们通通围了上来,眼巴巴地看着,都在期待新到来的朋友。姑获鸟看了看她们,心想你们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露出温柔的神情吧。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们,虽然都是女孩子,但从小就接受到来自姑获鸟的精心照料和培养,防御敌人保卫星球自然不在话下,一拳揍飞敌人不是梦,不然为啥叫“猜拳星”呢?哦,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就是——大家都喜欢猜拳,就三个简简单单的手势也能玩上大半天。

 

淡粉色的花瓣一片片掉落,安稳地飘到桌面上,一个白白的团子轻轻地抖动,姑获鸟马上用柔软的毛巾把她抱了出来,看着那头银白色的短毛,本想高兴地为这白团子起个可爱的名字,可是低头一看,这双腿间的是啥?姑获鸟实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男孩子才有的小丁丁吗?

 

正当大家想要凑过头来看时,姑获鸟连忙用毛巾把他重新裹紧,避免让其他女孩子看见。

“哎?姑姑为什么不给我们看啊!”樱花歪头奇怪地抛出一个问题。

“他是个男孩子,非礼勿视。”姑获鸟装作淡定地说。

“啥?!男孩子!哇!!我们星球终于有男孩子了!”萤草兴奋地挥舞着手中巨大的蒲公英。

“等等,萤草,放下蒲公英好好说话。”辉夜坐在竹筒上面堪堪躲过突如其来的攻击,抹了一把汗继续说道:“来来来让我看看。”

 

熟睡中的婴儿慢慢长开小嘴巴,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缓缓睁开眼睛——那是一双鎏金色的眸子,黑色的眼底把它们映衬得熠熠生辉,似有一条无尽星河在里面流动。

“现在的男孩子真是好看,嫉妒使我面膜全飞。”三尾狐先是伸手按了按自己脸上的面膜,让它从新贴合回去,然后顺手就用食指戳了戳那圆圆的脸蛋。

白团子把头扭向一边,他鼓起嘴巴以示抗议,还左右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看起来凶的不得了,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杀伤力,还十分惹人喜爱。大家都围在他的身边,你一句我一句地商量着要起什么名字,争论到最后得出了这些名字:小金、金子、白毛、小白、球球……到底是女孩子起的名字,一点都不霸气,姑获鸟头痛地否决了她们的提议,翻出一本金光闪闪的书——没错!就是《名字大全》,想让宝宝的名字闪耀全宇宙吗?想让他一出生就成为霹雳无敌的大英雄吗?请认准本社出版的正品书籍……虽然这标语看起来有点夸张,但书里的内容还是不错的。姑获鸟当然很希望这个小白团成为大名鼎鼎的厉害角色,但在她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宝宝们能快乐成长,健健康康地,毕竟身体是战斗的本钱嘛。她认真地翻阅着泛黄的纸张,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左下角的四个字上。

 

茨木童子,大江山鬼王最强大的手下,这的确是个好的名字,年轻又富有生命力,像一颗不知疲惫向着唯一的光源奋力生长的树苗,纯粹又真诚,为了达成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就是这个了,姑获鸟想。

她摸了摸婴儿柔软的短发,轻声唤道:“茨木,茨木。”白团子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新名字,咧开嘴笑了,吧唧一口啃上了自己短短的一节小手指。大家都围着他大唱大叫,满心欢喜,恨不得每人都要把“茨木”这个名字念上一万遍。

 

茨木童子的出生就已经决定了他命运的特殊所在——从前只存在女孩子的星球突然冒出了个男孩子,大家除了好奇以外,更多的则是关心,就连天天沉迷“维持社会秩序”的萤草都放下了蒲公英拿起奶瓶,悄悄地靠近摇篮,一旁站着的觉看见了也不甘心,拿起一个更大的奶瓶,一个虎扑上去把萤草压在身下,不让她靠近,于是她们又扭打在一起,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茨木大半天没喝到奶,哇哇大哭起来,哭了一会儿还是没人管他,干脆不哭了,擦干眼泪咬着小手,看着门外的两人打架。看了一会儿,竟站了起来,有样学样地握拳打向连接摇篮的木质栏杆。

 

只听见“轰——”地一声,栏杆断掉了。

没有了支撑,摇篮直直地坠落下来。在落地的前一秒,姑获鸟迅速闪身进入房间,用翅膀托住了竹篮才避免了事故的发生,她安心地呼出一口气,又马上转身送给两个不负责任的小大人一人一个大爆栗后,才走上前去研究那还冒着黑色烟雾的木堆,在短短的几秒内就化成灰烬,还有零星几点黑焰在上面跳动。姑获鸟看看那堆东西,又看看茨木,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叮嘱觉和萤草二人要照顾好茨木,便匆匆忙忙地飞出了房间。

 

刚才的争斗因为被临时打断,仍未分出胜负,按照往常,她们一定会继续互掐下去,但现在有重任在身,她们不得不放弃了这种不优雅的方法,换成了她们星球专属的,绝对文明的,一决高下的方式——那就是猜拳。

萤草其实是挺满意的,因为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弱小又爱哭的孩子,是不喜欢打架的。觉就哈哈大笑,说我怎么没觉得啊,是谁一手就捶碎了家门口的那颗大岩石啊,还有你那蒲公英,上次我想拿起来吹一吹上面的毛玩玩,差点就被压成碎片了。

萤草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捂住觉的嘴巴,紧张地阻止了她,说我们快来猜拳吧,别说这个了!!其实是因为她用余光瞟到了茨木正好奇地看着她俩,她还是要面子的,谁不想想当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啊?那啥,良好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对吧?

 

石头剪刀布!

三盘下来,萤草以最后一盘的轻微优势打败了觉,获得了胜利,她开心地顺手拍了拍觉的后背,差点就让对方摔倒在地。然后她们听见了几声细微的笑声。循声望去,原来是趴在床上撑着小脑袋的茨木,他正指着觉,眯着双眼,小声地笑着。

 

“嗯?小家伙,你笑啥?”觉装作生气的样子,撸起袖子向床铺的方向走去。

“觉你不可以那么凶啦……他还小嘛。”萤草赶紧跟上去,拉住觉的手。“他可能只是想和我们玩,对!他一定也喜欢猜拳的!要不我们教他怎么玩吧?”

“……你好麻烦。算了,教就教吧。”觉甩了甩自己的手,走到茨木身边,认真地讲解起那三个看似简单却又包含巨大智慧的手势。

 

不一会儿,她们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关于眼前这个白毛团子的。

觉。一代猜拳小能手。居然教不会一个小孩子如何使用石头剪刀布,无论她手脚并用声情并茂地解释了多少遍,茨木还是没搞懂这个玩意儿,他一直出的都是石头,其他两个手势似乎成了他的盲区,死活不肯伸出来,真是个十分固执的钉子户。两个女孩面面相觑,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问题?不是来回示范了好几十遍了吗?

折腾了好一阵子,她们终于放弃了,并坚定了一个特别有爱特别炫酷的理由——像茨木童子这么宝贵的生物,就该宠着!全星球的小姐姐都可以为了让他赢而出剪刀!不接受反驳。

 

于是茨木就在备受宠爱的温暖环境下长大,每次猜拳他都不会输,有时候小姐姐们也会出一下石头,这样就不会让茨木起疑心。当然,在武力培训方面,她们可不会轻易放水,虽然茨木是她们最重要的弟弟,但该严格的就应该严格,不能有一丝差错,所以茨木并不是那种温室里长大的无用之花,而是拥有强大力量和健壮体格的大树。

 

最令众人担心的是,茨木手上捏着的黑焰,仍未能很好的控制,所以他一直都不敢轻易地使用这个技能。姑获鸟发现这了一事情,马上去翻书查阅资料:据记载,该黑焰因曾经杀害过无数生命而被平安京联合会的会长安倍晴明封印了起来,若想要重新安全的启用,它的主人必须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人,让他来协助完成这个任务。

 

可是,他茨木童子,一个根红苗正的好青年,一直到成年了,还是没有遇到什么真命天子,对待每个人的态度也都差不多,都是他珍贵的家人们,仅此而已。

然后性取向问题,这可是一个惊天大难题,是由经验丰富青行灯率先提的,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个听起来有点荒谬的结果——茨木童子应该是喜欢男人的,不然猜拳星上那么多女孩子,总有喜欢的吧?除非……

 

于是乎,原本鲜有人问津的许愿树上忽地多出了许多纸带,内容大致如此:我希望上天能赐我弟弟一个爱他的男人,最好是那种,出场自带光芒,炫酷霸气,身骑白马,还配有七彩祥云那种,啊,还有……

 

然而主人翁并不在乎这个,每天依旧愉快玩耍。这不,刚吃过饭,他又打算独自一人跑去抓小鱼,用来准备晚饭了。盛夏的天气是热腾腾的,空气蹿上鼻尖,就连呼吸也变得沉甸甸的,茨木身上的铠甲厚重无比,未等到他走到河边,穿在里面的衬衣就已经湿透了,再加上灼热的光线迎面照来,把茨木弄得晕乎乎的,他浑身都不太好受,只想脱了这沉重的一身,跳进河里泡个澡。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小心翼翼地褪去所有衣物,挂在树梢,大跨步地走进水里,冰凉的溪流慢慢淹过他的肩头,舒适的凉意把他包裹了起来。茨木抬手随意捞了一把,清澈的溪水从他的指缝中匆匆滑落,重新汇入涓涓细流里,然后他又看见了躺在自己掌心的,一个黑色的火焰球状印记,他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是希望还是毁灭,可他迫切地想要用这一力量保护这个星球。他虽是个鲁莽的人,但偶尔也会停下来思考某些东西,祈愿某些东西,比如现在

他真诚地希望他能快点找到喜欢的人。

 

“嘶——笨蛋葫芦!”酒吞童子生气地骂出声,揉了揉被撞倒的额头,用力地踹了一脚他的坐骑。“你就不能正常的降落一次吗?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鬼葫芦委屈巴巴地看着主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再说,好像你的声音比较大吧!

“啧,算了,好歹这次也是栽在草丛里……”酒吞摆摆手叹了口气,现在令他烦恼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是自己老头无理取闹下的破命令:你已经成年了,是时候娶媳妇了,按照葫芦星的规定,要带上自己的坐骑,漫游平安京星系,然后去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星球,降落之后第一个遇见的人,便是你要带回来的真命天子,只有与真命天子结合,才会拥有优秀的后代。

这什么狗屁规定,要不是为了逃脱那无聊的宫中生活,本大爷才不会到这种地方……酒吞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破碎落叶,双手撑在地上,打算站起来,鬼葫芦一看不妙,马上跳了起来,一口扯住了酒吞的衣服。

 

然后,就响起了非常绝望的,“嘶啦”的一声,,久久回荡在他们脑中。

酒吞现在恨不得想要把这只该死的葫芦烤干炒肉片吃掉,先不说这布料有多贵,他也没可能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去见人吧?正当他烦恼着下一步该如何进行时,它的葫芦兴奋地伸出小爪爪,指向草丛后面。

 

“又想搞什么鬼……”酒吞眯眼看着葫芦,过了几秒才探出半个头去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团白毛还有两只红角,那人正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地泡在水里。而更重要的是,他瞟见了树上挂着的衣服,这说明自己有救了。“那啥,虽然很对不起,但本大爷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你的衣服我就收下了,我保证我会带新的衣服给你的!”酒吞拍了拍他的鬼葫芦,“去吧,就决定是你了。”

鬼葫芦点点头,扭了扭屁股,非常听话地就飞到了树上,把那套衣服叼了下来,毕竟一葫芦做事一葫芦当,自己把衣服弄烂了,就要接受惩罚,它默默为正在泡澡的小姐姐感到抱歉。

酒吞接过衣服,麻利的穿上。顿时,一股淡淡的香气环绕在他的身边,与各种香料混合加工出来的那种怪异味道不同,这气味像是雨后的草木散发出的,十分自然,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舒适。酒吞竟然开始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他临走前再回望了那团大白毛,心里想着那手感一定很好。

恍惚间,酒吞觉得那傻不拉几的规定也挺准的,自己好像真的对那第一个遇见的人起了兴趣。于是他火速骑上鬼葫芦去拜见这星球的主人,除了要快点拿到衣服外,他多了另一个任务,就是要把刚刚见到的人娶回家。

 

出来迎接酒吞的是青行灯。

她一脸笑意地走出屋外,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位客人的大驾光临。

“哇,这七彩葫芦坐骑太好看了,真的很适合您呢。”许愿成功的少女肯定是十分高兴的,看来自己弟弟虽然没有七彩祥云,可这样也是极好的,最重要的是对方不仅颜值高,而且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丈夫。她伸鬼葫芦上稍稍裂开的表皮,余光却看向酒吞身着的白衣上绣着的图案,略显惊讶地说道:“这衣服……”

“啊,抱歉……本……我的坐骑刚刚不小心弄坏了我的衣服……”酒吞冷静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眼前这位好奇的人。青行灯微微张大嘴巴,恍然大悟一般,转身进屋拿出另一套衣服交给他,说是麻烦他再去一趟河边。酒吞马上就答应下来,毕竟是自己的不对,怎么也要好好补偿人家。

 

然而当事人茨木童子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正舒服地躺在水里,被凉意埋没,呼噜一下就睡了过去,连有人说话也听不见,更别说自己的衣服被悄悄地拿走了。

过了很久,他才不情不愿地眯着眼睛,慢慢适应室外的光线,但无论他怎么找,也没有找到他的衣服。奇怪?自己不是把衣服挂在树上了么?然后,他双手一撑,爬上岸来,张望了一下,就听见身后传来衣服落地的声音,他疑惑地转过半个身子,发现一个红发男人呆呆地盯着自己,地上躺着的是一套干净衣物。

 

冷静,酒吞童子,冷静,对方不过刚好也是个男人而已。酒吞在内心反复默念这句话,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重新捡起衣服,披在对方身上,帮他系好腰带,又退回原处站好。茨木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扭动着自己僵硬的身躯,说了声谢谢,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马上露出凶恶的神情,鎏金色的眸子里写满了不悦,“你是谁?!”他低声问道,像只低声咆哮的小老虎。

 

“呵,本大爷是酒吞童子,你又是谁。”酒吞看着他脸上的变化,竟觉得有些好玩。

“我是茨木童子。我怎么从前没见过你,你是从哪来的?你是坏人吗?”

“本大爷是从葫芦星来的,我是坏人的话你还有衣服穿么。”

“哦……嗯?葫芦星?那你一定很厉害吧!”茨木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像是被点燃的明灯,惊讶和兴奋快要从里面溢出来,“我要和你比试一场!”

酒吞对于自己盲目喜欢上一个没头没脑的家伙感到抱歉,虽然他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可爱,强行忍住了欺负他的欲望,果断地抛出一句:“不要。”

 

“诶?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欺负弱者。”

“我很强的!你看!”

 

茨木努力地想要捏出一个火球,但无论如何都控制不好,差点把那一大片树林给烧着了,还是酒吞让鬼葫芦喝下一大肚子河水来把火焰熄灭,避免了灾难的发生。茨木很懊恼,但仍不放弃与酒吞一决胜负的机会,于是,他就提出了用猜拳来区分高下的主意,毕竟现在他们在猜拳星,用这个方法也没有什么不对。

猜拳?这小孩子的把戏,本大爷绝对不干!酒吞把头扭向一边,试图无视茨木的提议。

 

半分钟之后。

“三盘两胜,你输了的话要请我喝酒。”

“好的!”

 

结果可想而知。酒吞拥有一颗聪明的脑袋,马上就发现了茨木只会出拳头这个大漏洞,取得了胜利,但心里却没有什么满足感。

 

“不愧是挚友!真是冷静得可怕,三两下就把茨木打败了!我愿赌服输,一定会拿出最好的酒来款待挚友的!”茨木点点头,继续坚定地说:“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这么久以来,我终于找到了能够打败我的人!来,挚友,我们喝酒去!”

 

酒吞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自己啥时候成了他的挚友了?

 

为了欢迎酒吞童子的到来,他们马上开了一个大宴会,大家都围在庭院中,欢声笑语顿时蔓延在这个小星球上,好不热闹。最高兴的莫过于茨木,一杯倒的他今晚居然还没醉倒,只是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地,要酒吞扶着才能前进。

为什么是酒吞扶着?因为他说过,要挨个介绍酒吞,告诉大家是酒吞打败了他,酒吞童子是他茨木童子的挚友。各位小姐姐们也十分配合,点头说是,脸上都挂着秘之笑容,看得酒吞怪不好意思地,捂住茨木的嘴巴,不让他再继续发酒疯。捂了一会儿,酒吞就感受到对方的鼻息逐渐平稳下来,然后茨木整个人的重量就压在了他的身上。看来这回茨木是真的醉倒了,而且是睡着了。

青行灯见了,连忙走过来说抱歉,自家弟弟酒量很差,还要拜托酒吞帮她们把茨木弄回房间照顾了。酒吞看了看女孩子们弱小的身板,点头答应下来,手用力一把横抱起熟睡的人儿,跟着青行灯去到了茨木的房间。

 

诺大的空间里,除了必要的物品外,没有多余的装饰品,只有一束带着露水的鲜花安静地躺在圆桌上。青行灯解释说,茨木是个简单的孩子,所以不太喜欢那些繁杂无用的东西。酒吞嗯声表示赞同,他也不喜欢过于华丽的装饰,那样只会让他感到眼花缭乱。简简单单的,也挺好,不是么。

 

桃花捧来热水和毛巾,就和青行灯一同退出房间,轻轻拉上纸门。

 

说实话,酒吞活了那么久,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细致地去照顾谁。他把柔软的毛巾泡进水里,待到完全湿透后取出扭干,小心翼翼地敷在茨木的额头,等毛巾凉了,他又重复刚才的动作,来来回回,不知厌倦地重复着。

 

冷清的月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温柔地洒落在茨木白净的脸上,他轻阖双眼,平静地呼吸着,一副毫无戒备的模样,像是个懵懂的孩童,渴望得到更多的爱,或像是颗仍有些许青涩的梅子,等待着某人来采摘入篮。酒吞认真地描摹着他美好的轮廓,冷紫色的双眸里倒映着是对方好看的脸蛋,他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发生得非常不可思议,之前想着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的欲望全都统统抛到脑后,只剩下茨木。

 

“对不起……呜……我不是故意的……”熟睡的人忽然眉头紧皱,嘴里念念有词,“你们去哪了……”茨木的双手不安地胡乱摸索着,趴在床边的酒吞马上被惊醒,伸手握住了对方的,发现他手掌的温度格外的低,便紧紧握住,并用拇指来回摩挲,想让对方尽快暖和起来。

“没事,我在这里,你睡吧。”也不知道茨木是不是听见了这低沉的嗓音,他再次平静下来,不再说话。酒吞伸手摸了摸那头蓬松的白毛,再往下抚平了他方才扭紧的眉头。

 

“安心睡吧。”他说。

 

次日,酒吞以葫芦坐骑坏了为理由,暂时待在猜拳星。众人自然是欢迎的,茨木就更不用说了,在知道挚友要留下来后,连说话都是眉飞色舞的,还特别精神的说要带挚友游山玩水,酒吞脸上看起来不情不愿,还是跟上了他不断前行的步伐。于是他们俩除了睡觉的时候,都粘在一块儿,一起去到古树下面坐在,茨木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酒吞则在一旁品尝美味琼浆,安静耐心地听他讲着,有时候也会回复几句。青行灯看着茨木的一举一动,多次怀疑茨木想扒在酒吞身上,当他的挂件了。

 

距离酒吞降落到这个星球,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早已计划好把茨木带回家,可是偏偏不知道对方内心的想法是什么,说喜欢吧,确实也挺喜欢的,不然为什么天天屁颠屁颠地跟在自己身后呢?但说不喜欢吧,好像也没啥毛病,不然为什么总叫自己挚友呢?酒吞对此很苦恼,最后他觉得茨木也是喜欢自己的,绝对是的,他还充满信心地点了点头。

 

七夕节将至,街上挂起了一盏盏各式各样的纸灯,内部的灯芯发出微弱的光芒,从远处望去,一点点火光汇聚起来,像是一条无限延伸的天河,十分浪漫。庭院旁的林子里,一根根深绿色的竹子上早已挂满了颜色形状各异的纸条,上面写满了人们美好的愿望。这一部分一直都是由辉夜姬来管理,此时她正悄咪咪地躲在一处,看酒茨二人交换了自己手上的空白纸条——一张是葫芦形状的,一张是球状的,然后他们掏出了笔,往上面写东西。

最近少女心泛滥的辉夜姬见了他们这副磨磨蹭蹭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再不推一把的话,要拖到什么时候啊。只见她小手一挥,二人纸条上的字就对换了。

酒吞刚想把写好的纸条挂在竹子上,但他定眼一看,不对啊,这写的是啥——希望我和挚友友谊天长地久。

本大爷可去你的友谊!合着他一个人纠结了那么久,茨木那傻子真的把他当挚友了啊??

酒吞当时快要气炸了,马上转过去,一眼对上了茨木亮晶晶的双眸,他顿时又心软了。但这关系今天是一定得弄清的,于是他张口就说:茨木,本大爷喜欢你,你呢?

茨木听了之后,眼珠子左右滚动了一下,声音如洪地回道:我自然也是十分喜欢挚友的!!

酒吞当即就没说话,直接抱起茨木,不管他叽里呱啦地在怀里说了什么,骑上鬼葫芦就飞出了猜拳星,剩下一堆小姐姐们,看着自家弟弟就这样被拐走了,还开心地说祝你们幸福之类的话。


一辆豪车(?)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茨木果然是起不了床的,他只能躺在床上,鼓起嘴巴看着“罪魁祸首”。酒吞则是一脸无辜地回望他,随手接过别人送来的许愿彩纸。

“来吧,说出你的愿望,本大爷帮你写好挂在竹子上。”
茨木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用力喊道:“我要和挚友天天在一起!”
“这个简单,我现在就能帮你实现。”
“那本大爷就写,天天都能和茨木做爱做的事。”

茨木童子马上昏睡过去,七夕啊,愿望啊什么的就当无事发生吧。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赞❤

终于摸完了这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居然写了1.4w字!

爆肝了真的不夸我一下吗(滚地大哭(谁管你

一辆看起来很豪华的车!!希望大家喜欢!!

酒茨日快乐❤以后的日子里也要好好萌他们嘻嘻嘻

明天考科目二,趁机吸点欧气orz

 





评论(20)
热度(138)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