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本大爷可能养了一只茨喵(一)

cp酒茨/ooc有/私设如山/
杀手吞x雪豹茨
————————————————————————(其实更新在下下面;v;520快乐~)


(1)


这场大雨来得太突然。

整个城市霎时间变得阴沉沉的,空气中充斥着忙碌与不安,行人们撑着雨伞匆匆走过,他们似乎一辈子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街道上过于嘈杂,以至于谁也没有注意到,蜷缩在路旁的一团白色的东西。

酒吞刚从超市里买完东西出来,看见眼前一片稀里哗啦的场景,心情差得想骂娘。

“操……还以为离得那么近,应该在到家前不会下雨的……”
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看着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中可怜巴巴的冰淇淋和龙虾们,不得不走进大雨中。

一辆又一辆车从他身边经过,溅起些许水花。酒吞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湿透了的裤脚,心想:啧……湿就湿吧,只要不是被糊一脸积水就可以了。
于是乎,立起了一个金灿灿的flag的他继续向前走着。


当酒吞走到一个拐角处,正打算拐弯时,一辆巨大的越野车飞快地驶过,漂移,然后停下,一气呵成,于是乎“唰——”地一声,车轮底下的积水瞬间溅了酒吞一身。当然,也成功地被糊了一脸。

什么放屁浪漫的挡雨的场景,都是骗人的!本大爷要杀了这个开车的王八蛋!

他迅速地用余光一瞥,除了那辆越野车外,在街角处,还有一团白色的东西正在看着他,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但在酒吞看向的他瞬间收起了笑意,继续把头埋在膝盖间,仿佛无事发生过。
酒吞强忍着怒气,提着他的东西,快步走近“罪魁祸首”。

这时,驾驶位的车窗玻璃缓缓落下,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啊,刚刚太着急了,我为你这身价格不菲的衣服感到抱歉。”顶着一头浅金色短发的青年如是说道。

“……我完全感受到你的言语中包含着的歉意!”

“好吧。那不是重点。”大天狗转而指向那团蜷缩着的白色物体,继续说道:“鉴于你上一个任务的优秀表现,那是组织给你的奖励……好吧。其实上头的意思是让你好好照顾他、培养他。”

“哈??那算什么奖励??是麻烦吧?阎魔那老女人又在搞什么事情……喂!好好听人把话说完再走啊!!”
越野车的主人为了能继续追随他的大义,选择无视酒吞,驱车扬长而去,留下的只有一屁股的瘴气。

他放弃了无谓的挣扎,转而走向那团白色的东西。

突然,白团子跳了起来,猛地向他挥舞起拳头来。酒吞童子冷不丁地地被打了几下,手臂上还留下了几条粉色的爪痕。不过在他眼里,这种程度的攻击只是在给他挠痒痒罢了。
他懒得和这个小怪物过招,三两下子就把他敲晕,扛在肩上继续他的归家之路。




几分钟后,酒吞终于如愿地抵达家门口,他伸手按了按门铃。正在看电视看得入迷的星熊童子听到响声后,依依不舍地挪动了自己的身子前去开门。

“你是不想干了吗?什么蜗牛速度?”酒吞俯视着眼前的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老大啊!!对不起啊!!我……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星熊童子委屈地瘪着脸,眼看就要哭成一个两百斤的大胖子了。

“……行了”酒吞火速打断了他接下来的举动,“拿着这些东西,我要处理一些事情。”他用手指了指肩膀,把手上的一大堆东西塞给了星熊,然后再将扛在肩上的人抱在怀里,大步流星地走向浴室。

“天哪……这还是老大吗?难道这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现实版!?呜呜呜……他终于开窍了好高兴……”星熊看着自家老大的背影,不禁流下眼泪。那欣慰的表情,像是看见儿子娶到媳妇一样,幸福快乐。


“嘭——”
酒吞一脚踹开了浴室的门,把怀里的人轻轻地放在浴缸后,拿起蓬蓬头试起了水温。待到满意后,才把它扔进浴缸里放水。
说起来,他酒吞童子活了二十二年,这是头一次那么细心地照顾一个人。
啊,不过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一个人。可能又是组织做的新研究吧。他捏了捏少年头上圆圆的耳朵想到。

等到浴缸放满水后,酒吞再次拿起蓬蓬头,把少年一头乱糟糟的白毛淋湿,又挤了点洗发露,胡乱地揉起他的头发来。
细密的泡泡和白色的毛发完美融合,看起来像个大雪堆,甚是可爱。
本大爷果然干什么都那么完美。酒吞不禁沉浸在自我满足的喜悦中,以至于本是安静坐着的少年“腾”地一下站起来时——他竟毫无防备地被甩了半身泡沫。

少年想要逃走。
可在他跨出第一步的瞬间,酒吞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按倒在自己大腿上,然后狠狠的在他光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啪”的一声在浴室里回响,显得尤为突兀。光是听着声音都觉得很痛,而且,屁股上红红的巴掌印印证了这个事实。

少年开始颤抖。
酒吞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变化,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罪行和手上那残留的柔软的触感,又考虑到对方可能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他的罪恶感又加深了。

啧……还是道个歉吧,然后安慰他不要哭了,小孩子真是麻烦……

可就在“对”字从他口中蹦出来时,躺在腿上的人突然跨坐在他的身上,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你好强啊!你……你是我见过最强的人!你打败了我,是我心中的王者!所以,请你杀了我吧!”

酒吞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反转吓到,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僵硬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嘭!”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老大,衣服我帮你准备好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星熊笑嘻嘻地拿着两套干净衣物,正想走进来,却看见了如此劲爆的场景,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白发少年正跨坐在酒吞身上,身后的尾巴正一晃一晃地摆动着,酒吞则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抓着他的手腕。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的身体都湿透了。

尴尬的气息蔓延开来。

“对……对不起,打扰了,我现在就出去!你们继续啊!”星熊在放下衣服后火速转身关门,逃命似的溜到客厅,完全无视身后的大声解释。

安全抵达客厅的星熊童子在心底赞扬一番自己的机智,气喘吁吁地说:“呼……呼……原来老大喜欢这种类型!我就说嘛,像老大这种又帅又能干的,怎么可能一直没有女朋友呢!”
然后他猛地抬头,挺胸,双手握拳,充满斗志似的下定决心要助自家老大一臂之力!哈哈哈……感觉自己胸口前飘荡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呢!



浴室内。

酒吞童子绝望地停止解释,转而看向眼前的人。

“别管他了,来,快点杀了我吧!”少年兴奋地说着,还不忘摇两下他长长的尾巴。
“不要。”酒吞决绝的回应道。
“为什么?!”
“因为你太弱了,我没有杀死弱者的兴趣。”
“这样啊……”他失望地低头,但又很快的继续说:“没关系!那等我变强了,你再打败我,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

哈……?这个家伙怎么回事?

酒吞听见“支配”二字从他口中蹦出时,心中充满了困惑,但他还是听见自己“嗯”了一声,随后继续抓起脚边的蓬蓬头,把白毛上的泡泡都冲洗干净。

现在的小孩子思想都那么成熟了吗……他不禁想到。


“说起来,本大爷还没知道你的名字。”

“名字?我好像没有名字。唔……他们都叫我972。”

“……那是什么东西。编号?算了,既然我是在茨木街把你带回来的,你就叫茨木吧。”
“你可以叫本大爷……”

“挚友!”那个得到新名字的小家伙激动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叫你挚友……可以吗?因为我好像从来没有交过朋友……”
“而且你对我那么好,又那么强大,我想要……想要追随你一辈子!”茨木兴奋地说着,鎏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酒吞。

酒吞见他满脸期待的样子,心里某块地方像被戳中一般,竟不忍心拒绝,便装作毫不在乎地说:“啊……麻烦死了,随便你吧。”今天我是怎么了?

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的茨木笑了起来,像是尝到了甜滋滋的糖果一般开心,更加卖力地摆动他粗大的尾巴。

酒吞起身拿来了毛巾,一边帮他擦头发一边盯着他的尾巴看。

这家伙……是什么品种?难道是猫?还是小狗啊……

今天的酒吞童子充满了疑惑。


折腾了许久,酒吞自己也终于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擦着滴水的红发,慢悠悠地走向客厅。
映入眼帘的是穿着自己衣服的茨木童子——他正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两条腿在不停的晃动着。

衣服好像还是有点大,算了,明天给他买新的去吧。
酒吞上下打量了一番茨木后,忽然想起阎魔还没给自己交代清楚关于他的事情,抓起桌上手机正要打过去。亮起来的屏幕告诉他有四个未接来电。
酒吞快速瞄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于是他迅速地按下了回拨键,并下意识把电话放远一点——天知道离开判官这座大冰山之后的自己的上司,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果然,不到两秒,电话接通了。
“酒吞童子!!请问您是掉进水里了吗?居然那么久都不接电话?”
看吧。没有爱情滋润的女人是可怕的,应该是判官没有接她电话吧。
“等等,我想我们还是先说说你扔给我照顾的那个小鬼吧。”酒吞机智地选择了回避她的问题,继而转移话题。
“哦……我找你的目的就是这个,你先把笔电打开,我传了点资料给你。”
成功了,太好了。他想。

酒吞走向一张米色的书桌,打开笔电,熟练地操作起来,那是一封邮件,上面写着一堆密密麻麻的数据和文字。

试验品编号:972
变异品种:雪豹
性别:雄性
年龄:17周岁(生理特征在观察期尚未展现,没有异常记录,推测出现时间在成年后)
相关改进:能脱离培养液在常温下生存(需注意的是:体温有时会低于常人)
身体状况:良好
血液检测结果:正常
特殊技能:尚未确定
………
技能训练结果检测:尚未进行

“他居然是雪豹,我还以为是猫什么的,而且还是特别热情那种……”
“你见过圆耳朵的猫吗?”
“……好像没。”

阎魔听对方沉默不语,继而又说:“关于年龄那方面,虽然写着是十七岁,但是仅限于外貌。心理年龄大概只有十五岁,你要好好教育他。”
“……这我倒是看出来了。”从行为上。

“总而言之,你要好好监视他、训练他,预计明年组织会排你和他出任务。哦,还有一件事,为了安全起见,你最好和他睡同一个房间,发现异常马上上报。就这样吧,我很忙,挂了。”
“喂!等等,本大爷才不要和那个小鬼一起做任务!更不要和他睡觉!”酒吞对着手机怒吼,但发现了“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早就显示在屏幕上。他愈发的头痛,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眉头紧皱。

坐在不远处的茨木听到酒吞喊的话后,急急忙忙地冲了过来,抓着他的手臂激动地说:“挚友!我……我会变强的!你不要丢掉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地方了……”
那明明只是自己的无心之言,却被对方如此看重。
酒吞看向站身旁的人——好看的脸蛋上写满了斗志,明亮的金瞳似燃起的火星,薄唇被牙齿用力咬住,紧张得仿佛在等待某个生死攸关的审判。

啊,真是个傻瓜。他想。

“随便你。总之要好好听我的话,不然我可不想带一个拖油瓶去做任务!”
“是!挚友!果然我最喜欢你了!我相信在你的英明指导下,我一定会进步的!不过还是挚友比较厉害!又冷静又强大我……”
“咚——”恭喜玩家茨木童子收到了一记爆栗的奖赏。
“啰嗦,再说话就把你扔出去!”酒吞童子无情地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脸上浮现一丝可疑的绯红。
“呜……挚友……”白发少年委屈地捂着额头,乖乖闭上了嘴,心里想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躲在沙发后面暗中观察的星熊童子表示自己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TBC.


碎碎念:
今天又去撸猫 幸福感max!
最近啥都流产了。本来想写abo短篇有车那种今天发……可是新司机上路翻车了,要拖到下星期了(大概
川和洞太太写的羊羊和鱼鱼都好可爱~表白表白!
这篇之前发过,后来改了一下后面剧情发现标题对不上号……就改了一个,还有之前文里面的bug也改动了。文笔依然tan90°的。

评论
热度(108)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