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有一个不靠谱的学姐的后果(一)(abo慎)

cp酒茨/ABO/现代paro/ooc我的锅/文笔tan90°的
——————————————————————————

茨木童子最近正苦于租房子一事。
也不是没有物色到好的,只是……
只是因为没钱。对,就是没钱。

他揉了揉因长时间查询资料而酸涩的眼睛,把杯中最后一根面条吸进嘴里,心满意足地起身,扔掉垃圾,走出家门。
啊!真是个美好开始啊!
如果没有碰见他们的话。

“诶?这不是茨木童子吗?说起来你这个月的租还没交呢!你记得快点交啊!”满脸横肉的包租公站在自家门口,向他大喊。
“不然……肉偿也是可以的哦~”一句油腻腻的话从那男人冲口而出,差点让茨木把刚吃下去的面都吐了出来。

“死鬼!居然趁着我不在,去勾引男人?!”刚敷完面膜的包租婆气势汹汹地走来,拉着自己男人的耳朵就是一顿臭骂。
茨木童子一见有开溜的机会,放声大喊:“不打搅你们恩爱了!房租我会尽早交的,先走了!”然后像猫一样灵活的蹿了出去。

像这种被骚扰的事情不是没有过,毕竟他是一个omega,而且是长得好看的男性omega。茨木自己也很厌烦——因为这个原因,好的工作很难找到,即使有闪亮亮的学历挂在那也同样无济于事。

啊,没钱的日子真难过啊,好像上个月的月租还是青行灯学姐帮忙给的。唔……要告诉她迟点才能还钱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茨木,怎么了?”几乎是秒接的电话。
“没啊,灯姐,那个钱我……”
“没事!你不用那么着急还我,不够的话再问灯姐拿哈~对了,最近我朋友好像开了个招聘工作的网站,要不要帮你登一下信息,说不定有合适的呢!”
“好好好……的!那就麻烦你了!”茨木一听到可能有工作做,开心得差点把手机扔掉。
“包在灯姐身上啦~不说了,和刀刀逛街去了!记得好好吃饭。拜~”


青行灯把手机扔在床上,大声喊道:“呀呼!稳了老铁!”再用手把自己推离书桌,随着轮子的滑动她被送到两米远的地方。
坐在床铺上的黑发少女目睹了整个过程,好奇的爬起身来,走到电脑屏幕前,盯着看了好一会。
“小灯,这是?”
“哦~我最近在当爱神丘比特啦!”说完她伸出双手,做出拉弓的姿势,把一只隐形的箭射向眼前的人。
“……好吧。”黑发少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反正小灯做的都是对的,而且,聊天记录里的那个人不就是……

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征婚网站的页面,左边一列最近联系人的顶头,是一个名叫酒吞童子的男人。


“啊……太好了太好了,人间处处充满爱啊!”茨木童子伸了伸懒腰,眯着眼睛,像只刚睡醒的小奶猫。

不一会,青行灯传来了简讯,是说找到一份工作,恭喜他之类的,还有就是关于委托人的信息和工作时间等。
茨木大致扫了一眼,忽的把目光停留在家庭住址上——那不是全都是别墅的xx楼盘吗?!
紧接着的是自己的薪酬,那串数字明晃晃的,让茨木燃起了想把自己打包好送给委托人的冲动。

太好了……以后再也不用吃没营养的泡面了,再也不用被催租了,仿佛走向了人生巅峰!
一想到自己美好的未来,他就兴奋地跑了起来,回到家中,仔细斟酌着明天要穿什么衣服才会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他站在衣柜前翻来翻去,也只翻出那几件洗得有点褪色的旧衣服。

是了。自己已经好久没买过新衣服了,不过……不是还有那个吗。
虽然自己并不想把它穿起来。

茨木打开了衣柜的最底层,那里装的是他视之为宝物的东西,关于那人的所有物品。
他触碰到了那件柔软干净的上衣,霎时间,记忆如洪水猛兽般向他袭来——
衣服是他20岁生日时,酒吞送他的生日礼物,他自己也有一件。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同时穿着这件衣服出门时,刚好撞见了血拼完满载而归的青行灯,少女指着他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什么gay里gay气的。
茨木一听就炸毛了,当时酒吞还在追求红叶呢,怎么会喜欢自己?于是他傻傻地站出来,面红耳赤地与青行灯争执不休。酒吞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只是脸色瞬间差了许多,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生气。

再后来,酒吞不再追求红叶,而茨木依然形影不离地追随着酒吞。

相处久了,默契过头了,却因一件小事吵了起来。酒吞黑着脸,最终一言不发地摔门而去,诺大的空间里回响着那声震动,像一把带刺的重锤,用力的敲击在茨木的心上,
痛得哭不出声,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当茨木上完课回来时,发现酒吞的东西都不见了。他彻底的搬出了这个房间。茨木开始慌了,他急切地寻找着关于他的痕迹,甚至贪婪地呼吸着那并不存在的,属于那人的信息素的味道。
可是,他什么也没能找到。从此以后,酒吞童子这个人,一如在天边飞翔而过的白鸟,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不留一丝踪迹。

果然。自己很差劲,差劲到任何人都想要抛弃我吧。茨木忽的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青行灯知道这件事后立马飞车到学校,安慰茨木,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臭小子、没良心的字眼。茨木听见后,抬头看向她。
青行灯差点认不出眼前的人——他的脸色苍白,金瞳似覆上一层薄薄的灰,眼角有几道模糊的泪痕,毫无血色的唇瓣正轻轻翕动着。
茨木勉强地扯了扯嘴角,说自己已经没事了,会好好吃饭的,让青行灯不用担心自己。
末了,他还不忘补上一句,自己相信酒吞,相信挚友他不会轻易的就扔下自己,相信他还会回来。

青行灯心痛地看着他发红的眼角,险些要把真相都告诉对方,但只能轻轻地叹了口气。
两个都是傻小子。她想。

在青行灯的照顾下,茨木的状态渐渐好转起来,开始正常的生活。青行灯也常拿这个开玩笑,说多亏了自己天天给茨木讲那些感人的故事,他才会好起来,不过这种对话通常以妖刀一边向茨木道歉一边把喋喋不休的人推走为结束。

时间抚平了伤口,却留下了难看的伤疤。


茨木回过神来,把那件接近全新的衣服穿好,套上裤子,再折腾了一下别的,打了一支抑制剂,捎上地址走出家门。
委托人的家离他的住处并不远,而不同的是,他住的是栋破旧的房屋,别人住的是四层别墅。他按响了门铃,忐忑不安地等待主人回应。
不出三秒,便传来了开锁的声音。茨木立即抬头看向门口,职业性微笑瞬间凝固在脸上。
是酒吞,绝对错不了。
茨木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拥有一头狂傲的红发的男人,自己的……挚友。
他曾有千百句话想要对他说,但现在却如鲠在喉,发不出一丝声响,又有千丝万缕的不明情感,缠绕在心头。
他忽的想要逃走,好像只要不见到这个人,自己的伤疤就不会被掀起来,就不会变得血肉模糊。
可是他当他回神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动弹——酒吞抓住了他的手腕。

“茨木,好久不见。”他听见他说。



碎碎念:
十分感谢点赞关注推荐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这篇本来是想520发的,不过今天521也可以啦!每天多爱酒茨多一点!!
苦于写车,无法自拔,新手上路,骑着破三轮晃悠晃悠的……
希望没有错别字w
总而言之,下章开车hhh

评论(6)
热度(231)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