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有一个不靠谱的学姐的后果(abo有车)(完)

cp酒茨/ABO有车/现代paro/ooc我的锅/文笔tan90°的

= (づ′▽`)づ上篇走(一)

——————————————————————————————————————————————————



半分钟后,茨木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瓷杯,正一口一口地嘬着杯中的咖啡色液体。

加奶和半包糖,是他喜欢的味道。

茨木没来由地觉得心里一甜,身子变得轻飘飘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那段普通而快乐的日子,那一个个舒适的午后,与挚友热情交谈,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他们两个。
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已经开心不已,世上最容易满足的人绝对是我吧。他默默地想着,一抬头便看见那红发男人拿着另一个白色瓷杯正向他走来。
酒吞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坐在了茨木身旁的另一个沙发上,他用他藤紫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白发青年,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溜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过了许久,直到茨木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酒吞才回过神来。
“挚友……虽然我也不知道委托人为什么会是你,但只要是工作我就会认真完成的!”他坚定地说着,右手微微握拳,一如当年不服输的模样。
“嗤……”酒吞听着他那奇怪的语气,忍不住笑出来,“茨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怎么,是我就不可以了吗?”他玩味地笑了笑,看向对方。
“不……挚友……我只是……”我只是以为你消失了,不要我了……茨木不只应如何回应,那最真实的想法只得以在脑中呈现。
“你说吧,要做什么家务?”茨木依旧不死心地追问。

谁知酒吞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不用做家务。”
???
“乖乖地做我未婚夫就好。”他一字一句地说,同时抬眼观察对方的表情。
???!!
茨木听到这句话后,先是一怔,脸登时像被火烧着一般,红彤彤的,甚至感受到自己头顶马上就能冒出烟来。他不解地看向酒吞,努力地想要在头脑中组织词语,可那里面现在变得一团糟,无法运作。薄唇轻启,却没有音节溢出。
酒吞看着他这幅懵圈的样子,平生出几分可爱,倒是挺惹人喜爱,心里不由地动起邪念。
他忽的撑起身子,走到茨木身边,弯下腰,把手肘压在茨木脑后的沙发上,这样一来,两人间的距离瞬间缩短了不少,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彼此深浅不一的呼吸,深沉的紫色对上耀眼的金色,带着些许危险的意味。

酒吞开始肆意地散发着自己信息素的味道,空间里顿时充满了醇厚浓郁的酒香,和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淡淡的草木清香混合,缠绵,产生出一种新的香气,那是奇妙的,令人感到舒服的,似乎在撩拨着二人的心弦。
处在发情期的茨木此刻并不好受,他觉得自己出门时打了假的抑制剂。眼前这个强大的alpha发出勾人的气味萦绕在他的鼻尖,随着呼吸,慢慢深入,像一剂媚药,蛊惑着他微微颤动的内心。眼前飘起一股雾气,让他无法看清楚眼前的人的表情。

发情期就不应该出来蹦跶的,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吾友讨厌了怎么办?他沮丧又后悔地想到。

他觉得自己开始害怕了。

可是做为omega的他无法抵抗来自alpha的刺激,他只能心一横,一手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酒吞。

“抱歉挚友,我……我肚子有点痛,先上个卫生间!”他捂着肚子起身,装作很痛的样子,快步离开了客厅。

 
“啧……还在躲着本大爷吗……”酒吞的不悦爬满了全身,散发出的信息素也越来越浓烈,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那只躲躲藏藏的小白兔拆吃入腹。 


一辆破三轮


他们安静地躺着床上,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困意如潮水般袭来,茨木实在是招架不住,合上了双眼,嘴里还不忘念了句挚友晚安。
随意披散着红发的男人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牵起他的手,亲吻掌心,再把对方的头轻轻抬起,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为了更好的观察那婴儿般平静的睡颜。
他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仅仅是这样静静地看着,感受那平稳的呼吸,也就很满足了。酒吞一边想着,一边把茨木拥入怀中,低声道了句晚安,也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是酒吞先醒过来。

第一件要做的事当然是看茨木。他在心中默默想到。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零星洒落,为沉睡的人儿姣好的脸蛋镀上一层柔光,他仔细地用眼睛描摹对方的轮廓,像是在打量稀世珍宝。可这毫无防备的睡颜不正是自己心中的无价之宝么?酒吞忽的想要把这一幕拍下设为屏保。这一举动让他想起茨木——那个小傻瓜不是最喜欢拍自己了吗?而且每次都那么光明正大的……自己现在也算是爱屋及乌了吧。

他笑了笑,小心翼翼地撑起身子,伸手摸索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刚拿起来,屏幕就亮了,是青行灯发来的简讯。

 

青行灯:茨木怎么样了?

酒吞童子:嗯,他很好。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酒吞童子:好茨,好吃。

 

刚醒来的青行灯被这突如其来的黄腔吓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把手机扔下,不再回复。


“所以说……酒吞学长那一年,去哪里了?”黑发少女趴在床上,甩着双腿看向对方。
“啊……就是那时候酒吞他的家族企业内部出了些问题,被一个女人扰乱了秩序。你也知道的,做生意嘛,难免会和黑道上的人有挂钩。酒吞怕有危险,便不告诉茨木,自己去处理了。不道别,肯定是因为怕自己不舍得吧。”
“不过,现在这样的结局也很好嘛,小别胜新婚呐~刀刀,我发现自己真的很靠谱哎!”青行灯心满意足地说着,被自己的机智所打动到了。

是啊。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酒吞见青行灯没有回复,便放下手机,把视线重新放在茨木身上。

他微微低头,在对方额头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像是感受到酒吞炽热的爱意一般,被亲吻的一方苏醒过来,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轻颤,他半眯着金瞳看着眼前的人,开心地笑了,像个尝到糖果的孩童。

 

“早安,吾……酒吞。”他说。

“早啊,我的茨木。”他道。


————————————END———————————————————


碎碎念:
啊啊好感动!终于完成的摸完了一篇!撒花w第一次开车有点小紧张……写的时候也难产了orz

总而言之是痛并快乐着的!希望不会被爆......
谢谢大家的关注评论点赞!比心❤

还有就是端午安康_(:зゝ∠)_
那个高考完之前不摸鱼了,安心复习,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hh(没人记得

各位小天使祝我好运哈哈(❤´艸`❤)

重点:评论里面挑一个小天使送日本狮王眼药水 蓝色那种 和fx那种有点像 凉爽的 爽到上天(不 
没有人要的话 就 就 黑箱了(。

高考完回来的那晚抽w




评论(18)
热度(201)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