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医生我真的胃疼!(八)

医生吞x写手茨/ooc有/没啥常识乱写的

上篇走(づ ̄3 ̄)づ(1) (2) (3) (4) (5)  (6)(7)


(8)

 

结果还是因为堵车而迟到了。

挚友第一次主动约自己吃饭,居然迟到了,这太糟糕了。茨木想。

他握住手机,把头伸上前去查看情况——他的车排得比较后,再加上这盏灯变为绿色的时间短,能通过的车辆很少,还有少数司机磨磨蹭蹭地,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茨木失望地缩回自己的脑袋,估计着还有多久才能到,明明只剩一个转弯的距离。出于礼貌,他还是选择先和酒吞说声抱歉。

 

茨木童子:挚友!我出门晚了,现在正在堵车,可能要迟一点才能到……

十分抱歉!

酒吞童子:没事。

酒吞童子:我等你。

茨木童子:好……谢谢挚友!你真是一个体贴善良的人!!

酒吞童子:嗯。

酒吞童子:在车上不要玩手机,会头晕。

茨木童子:遵命挚友!!

 

对方一两句简单的话,就能让因堵车而感到心烦意燥的茨木开心起来。对他而言,酒吞童子就是心中最明亮的灯塔,照亮这混沌的世界,为他驱散灰蒙蒙的阴霾,所有不愉快在字里行间统统烟消云散,这是何等神奇的力量啊。茨木突然觉得堵车也变成了一件好事,因为他知道在不远处有人在等他,在期待他的到来,不再是像往常一样的,一个接着一个的红灯的等待。酒吞就像是海里蔚蓝的海水,在他心底翻起层层波浪,那是不为人知的,也是小心翼翼的,随着潮起潮落一点点地扩散,直到完全占领。

 

来到饭店门前刚好已经七点整了,茨木匆匆忙忙地跑下车,掏出手机确认好房号,才走进大堂,前台的姑娘热情地询问他是否已经订好座位,后者点了点头,说出一个名字,便被带到位于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门是半掩着的,里面溢出的橙黄色的暖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茨木居然开始有点胆怯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周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安静得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可他就是没有进去,站在门外不停地做深呼吸,紧张地握着拳头,嘴唇被咬到泛白。是了,他是在害怕。可是明明是挚友请他吃饭,他又怕什么呢?他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说不好听点,别人只是出于礼貌地把检测结果告诉你才会到这里来的,不然他们早就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了。茨木忽然有些伤感,他不想这样,所以他打算就这样,拖一下时间,至少现在是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同一份空气了。

 

不行,这样不好。茨木摇了摇头,想要把那些丧丧的想法都抛出脑后。他要变得主动一点,挚友才会注意到他的想法,现在这样止步不前根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坚定地点头以示赞成。于是他迈开长腿,走到房门前,做完最后一次深呼吸后,闭上眼睛用力地推向木门的方向,然后他的手传来了柔软衣物的质感。

 

嗯?什么?难道现在的门都要穿衣服了吗?

茨木疑惑地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了那冷紫色的双眸,视线再往下,就看见了自己的手——很罪恶的放在了酒吞的坚实的胸膛上。茨木再次抬头回望对方的脸,愣了一秒之后才缩回手臂,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蹦出房外,低着头不知所措地比划着手脚,嘴里念叨着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之类的语句,双颊泛起一层浅浅的绯红,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做错事后认真道歉的孩子。

酒吞觉得茨木这副慌乱的模样还是挺可爱的,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然后又很快地恢复过来,轻咳一声,打破了这个僵局,“没事,你进来吧。”

“啊……好的挚友……”茨木微微点头,轻启双唇再想说些什么,又好像想不起来似的,呼了一口气之后跟上了对方的步伐。

服务生给他们拉开椅子,茨木道了声谢后慢慢坐下,腰板挺得笔直,头稍稍低下,盯着桌上白瓷盘的复杂的花纹发呆,他觉得刚才真的快要尴尬死了,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敲门进来,这样就不会……不过,挚友果然很完美啊……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摸到了挚友的胸肌!不!不对!我不应该有这样奇怪的想法!茨木内心的正义卫士忽然跳了出来,及时制止了他的漫天乱想,把他的意识收回来,然后他就听到了酒吞低沉的嗓音,闻到了空气中飘浮着的若有若无的古龙水的香味,看到了他英俊的侧脸,最终把目光停在了那双冷静中透露着锐利的光的眼瞳上。这个人实在是太完美了。他想。

 

酒吞一边吩咐好服务生上菜,一边用余光注意茨木的举动——那家伙又在盯着自己看,他好像很喜欢这样,自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倒不是说酒吞自恋过度,而是茨木的眼神太过灼热,像炎炎夏日午后的阳光,难以忽视。那与路人的投向目光完全不同,它是赤裸裸的,是真诚的,酒吞倒是不讨厌他这种行为,甚至……甚至有点喜欢。

 

饭店的办事效率很高,不一会儿菜就上好了,花花绿绿地摆满了一桌,每个碟子都冒着热腾腾的蒸汽,看起来相当诱人。茨木直直地盯着菜品没却没有动筷子,虽然他的肚子已经抗议过了,但从用餐礼仪的角度去考虑,应该让对方先吃,于是他就把目光转向酒吞——对方并没有要开吃的意思,反而端起了茨木的碗,往里面勺了几勺胡萝卜炒肉片后又放了回去。

 

“你随便吃吧,别客气,我先给你讲一下检查结果。”

“你的胃病其实并没有达到一种很严重的程度,现在只是患有轻度胃炎,我给你开一些药改善一下就好,最主要是你要注意日常的饮食习惯,少吃多餐,一定要按时吃饭,听你姐说你是个写手,以前肯定是养成了不良的习惯,胃才会变成这样。”

“早饭可以喝小米粥,不能空腹喝牛奶,还有就是……你怎么不吃了?”酒吞看见茨木坐在那无动于衷,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哦,没有,挚友我马上吃!”茨木笑着耸了耸肩,拿起筷子对着胡萝卜片就是一夹,然后慢慢地把它挑出去,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试图把碗中的所有胡萝卜都消灭掉。

 

“你在干嘛?”

“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不行,你要多吃点,胡萝卜健胃。”说罢酒吞又重新帮茨木勺了一大勺胡萝卜,“你不是属兔的吗,怎么会不爱吃?”

“那不一样,你看属牛的不喜欢吃草嘛……”

“……嗯。”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爱吃,就感觉它们怪怪的。”茨木看着那一碗橙色的物体,不情不愿地戳了几下,夹起其中一片,扔进嘴里,快速咀嚼后匆忙咽下,简直不给胡萝卜一丝生的希望。他心中仍是十分抗拒这样食物的,但他又无法抗拒酒吞的命令,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所以还是乖乖听话好了,茨木又咽下了一片,抬头对上酒吞的视线。

 

很快的,酒吞就说完了该注意的问题,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起初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气氛也还算融洽,后来再加上美酒的助兴,他们总算把话匣子打开了,漫无边际的聊,就连酒吞也难以相信,自己会在那么短时间内和同一个人说那么多的话,茨木仿佛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让自己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了解他,亦或是捉弄他。

 

现在酒吞倒是又知道了关于茨木的一件事情——他的酒量不好。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评论赞❤

最近处于重度自卑颓废期,每天只想蹭吃等睡觉……更新慢见谅(。

本来今天也不想更新,现在发只是想给lof小伙伴预警换x组的合志本,具体看预警lof文,微博酒茨主页也有转,请大家注意,千万别x脑组被坑钱了!



评论(21)
热度(76)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