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子

自娱自乐的超级话痨透明
酒茨洁癖 懒癌晚期
喜欢瞎写一些儿童文学(?)
头像by居🐗@香酥鸡柳
非常喜欢你们❤️

【酒茨】本大爷可能养了一只茨喵 (二)

cp酒茨/ooc有/私设如山/
杀手吞x雪豹茨

(一)
————————————————————————


(2)



三人饱餐一顿后,星熊童子收拾好东西,机智的提议说要自家老大和茨木一起出门买新衣服。
酒吞听见后,从书本中抬眼看向他,虽然脸上看似写着不乐意,但还是快速地收拾好了自己。茨木自然是开心的,站在门口满脸期待地晃动着尾巴。
星熊满心欢喜地准备把他们送出门,没想到酒吞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星熊,你也跟着来。”
“诶??我??”星熊受宠若惊看着自家老大。
“别废话,快跟上。”酒吞转身走了出去。



星熊童子一直走到商场才醒悟过来自己为什么有幸能跟两人一同出去。眼下他正哼哧哼哧地提着一大堆各个名牌服装的纸袋,站在他们后面,忍不住抹了一把辛酸泪。

他闲来无事,便张口问道:“话说老大,这个小鬼叫什么名字啊?”
“茨木。”酒吞没有移开视线,冷冰冰地答道。
“唔!这真是个好名字啊!不愧是老大,跟你的名字很配哦!对了!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恐美人之茨木’吗?”
“……那是‘迟暮’谢谢,他叫茨木。”酒吞冷漠地结束了与自己的手下交谈,继续拿起一件件衣服放在茨木身前打量。
“哦……哦……”本来想要展现一下自己文化水平的星熊童子尴尬地低下了头,继续默默地站在一边。

逛完一家又一家的店,茨木依旧保持着先前那副好奇的样子,他四处张望着,忽地被什么东西吸引到,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地盯着放在店铺门前展示的物品,那金色的双瞳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酒吞见自己身旁白乎乎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便转头寻找,眼看那少年的脸蛋就要贴在展柜的玻璃门上了,扶额无奈道:“喂,小鬼,你在看什么?”
茨木听见了他呼唤自己的声音,便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视线,跟上对方的步伐道:“没……没什么好看的,挚友我们走吧!”
酒吞半信半疑地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安静躺着的闪着些许光芒的东西,便领会到了那小鬼方才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

他摇了摇头,转念一想:啧,待会过来买下它吧,不然回到家后那小鬼大吵大闹就麻烦了……


于是,他让星熊和茨木去买食物,说是自己临时有事要办,很快回来。虽然茨木极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挚友,去和一个奇怪的人一起买东西,但最后还是嘟囔着妥协了。

酒吞一人独自走回那店铺,二话不说便买下了那串铜铃。
恍惚间他听到了店主夸了句这位帅哥眼光真好,这可是镇店之宝啊,可以……
可惜酒吞没有耐心去等待古玩店店主吹铃铛的好处,马上转身离开了。

“………总之,它就是个宝贝!”易容后的青行灯终于说完那一大串介绍,她充满成就感地停下嘴来喘口气,发现男人已经走了好久,失望地捂着胸口说:“哎……他怎么每次都不认真听我讲故事呢?真是白操心了,让他俩自己琢磨去吧!”

酒吞走出店门没多久,便把刚买到手的铜铃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一个个金色的小铃铛随着晃动,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响声,那上面雕刻着精细华美的图案,铜圈上还有一串模糊的古文字,在暖光灯的映照下反射出些许神秘的光芒。

也是个难得的精品,怪不得那小鬼会喜欢。
他一边想着一边把铃铛放进纸袋,原路返回,寻找麻烦的两人。



逛了两三小时后,他们终于买完了所有需要的东西,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
哦不,茨木是个例外,他依旧是活蹦乱跳地,不受一丝影响。一回到家,他就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兴奋地摇摆着他的大尾巴,等待挚友的命令。
酒吞在门口慢悠悠地脱下鞋子,径直走向他,从自己手中提着的纸袋里掏出那串铜铃,扔了过去。
茨木手忙脚乱地接住那物,定眼一看,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这不是自己刚才念念不忘的新奇玩意儿吗?

茨木小心翼翼地捧着,闪耀着金光的眸子欣喜地看向酒吞,像一只得到了小鱼干奖励的白色奶猫。
他用手摆弄着铃铛,想要戴在手腕上却又马上滑了下来,顿时陷入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困境之中。

酒吞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既好气又好笑,便把铜铃再次拿回,抬起茨木的腿,他的脚背光洁无瑕,弯曲成完美的弧度,酒吞不禁一怔,把那铃铛套了上去。

“笨蛋,这样不好就好了么。”他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来。
“不愧是挚友!是茨木愚钝了。挚友果真冷静又强大……”他兴奋地说着,眼睛一闪一闪的,尾巴也在激动地摇摆。
“闭嘴,小心本大爷把你扔出去!”酒吞打断了他,免得这长篇大论让他们都不能睡觉。
“嗷……”茨木失望地低下了头,雪白的双耳也耷拉下来。
“走吧,睡觉去了。”这可是组织的命令,本大爷可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酒吞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放在地上铺好,本想命令茨木睡在那上面,可他刚转身,就看见那团白色的东西已经陷进软绵绵的被子里,并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臭小鬼,本大爷要好好教训你!”酒吞握紧拳头,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可是他最终还是打消了把茨木从床上揪下来的念头,并默念“男男授受不亲”。于是乎,认为自己比钢筋还直的酒吞童子先生毅然掀开被子,打起了地铺。

啧,总而言之,睡醒再说。



“叮零……叮零……”

清脆的铃铛声回荡着,由远及近,像是从梦中冷清的街巷里传来,又像是从无人问津的深山老林中飘出,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似乎在述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酒吞猛地清醒过来,警觉地坐起,环顾四周——茨木停下了他的脚步,然后慢慢蹲下身子,用他那鎏金眸子直直地盯着酒吞,还不时眨巴一下眼睛,俨然一副小猫看见喜欢的东西的样子。

细碎温柔的月光透过窗户散落进来,像一层轻纱,为他的白发覆上了薄薄的光芒。
茨木歪头咧嘴一笑,说:“终于……等到你了。”随后便合上双眼,倒在了对方身上,沉沉睡去。

“哈?怎么回事?这小鬼……”酒吞低声念了一句,想要起身把这个麻烦的东西扔回床上,可是他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动弹不得了——茨木正用双腿紧紧地夹住自己的腰部,手臂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扣成环形,圈在了脖子上。

茨木的身体带着些许凉意,像是一块冰贴贴在自己身上,平静的鼻息喷洒在肩窝里,痒痒的。酒吞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只不过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罢了。
嘛……在这种热到死的天气,抱着茨木睡觉也是挺爽的嘛,随他便好了。他突然想到。

不过他好像忘了自己房间开得极低的空调温度。

茨木慢慢地松开了双手,鼻子发出了舒服的哼哼声,转而把头埋在酒吞的小腹上,并开始像小猫一样不停地蹭着那个地方。

酒吞还没来得及闭眼就被这一举动
吓到,身子马上绷直,不再动弹。他甚至发现了一样更令他崩溃的事情——在茨木的动作下,自己身下的小酒吞起了反应。
他的脸上浮起异常的绯红,小腹火热的感觉让他难受不已,但他又不能随意动作,只是看了一眼身下轻轻喘气睡得安稳的茨木,继续僵硬地躺着。
他试图安慰自己:一定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才会变成这样,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这样,酒吞童子一直坚持着“不能对未成年人出手和自己是个直男”的理念成功一夜未睡,顶着个大大的熊猫眼去做早餐。

直到清晨暖洋洋的太阳被窗棂切割成整齐划一的形状映射在木质地板上,茨木才迷迷糊糊地醒来,摸了摸自己身旁的位置,一无所获。酒吞比自己早起些,被褥尚有余温。
他依依不舍地在那上面打了几个滚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拍了拍脸蛋,便元气满满地跑出去寻找自己的挚友,连铃铛碰撞发出的声音也是欢快的。

酒吞正在厨房里切蔬菜,一夜没有休息使他感觉有些疲惫。他又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那心中诡异的感觉,和自己身体的反应,忍不住腹诽了几句,露出了一定要好好管教茨木的凶狠表情。
他娴熟的刀法本是一样值得自豪的事情,刀起刀落,毫厘不差,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是他现在因为茨木的事情而转移了注意力,被冷落的刀给他的刀法生涯上了重要的一课。

“嘶——”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手指,血珠马上就沿着伤口溢出。
“啧,烦死了。”酒吞不得不放下菜刀,转身,谁料迎面就撞上飞奔而来的茨木,一个重心不稳就被扑倒,一起滚到了地上。

酒吞堪堪撑起身子,头痛地看向身下兴奋的人,一时间他竟忘记了手上的伤,在对方脸上狠狠的一捏,白净的小脸马上就留下了一条血痕。
“唔……”茨木不满地哼了一声,但又好像发现什么似的,鼻子用力地嗅着空气中的味道。

是血,挚友的血。

他猛地抓住自己脸旁的手臂,盯了伤口一眼,便把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含入口中,认真地舔舐、吮吸起来,像一只正在喝奶的小猫,脸上浮现了满意的表情。

冰凉的触感随着舌头的动作传至全身,酒吞甚至感受到了,那因深深的伤口带来的刺痛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如早春小雨般的温和细腻。

“喂,你在干什么……”酒吞疑惑地问道。
“唔?舔伤口哇。字有怎莫了?”茨木含住自己的手指,口齿不清地回应道。
“没什么……”随他去好了,反正也挺舒服的。酒吞不再询问,反而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别过头去。

“咚咚咚——”楼上忽然传来了阵阵如雷震般的脚步声。

星熊童子愉快地跑下楼,大叫着:“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各位早上好!!”
他跑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拿起牛奶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可他一偏头,就看见自家老大半躺在地上,白发少年正吮吸着他的手指。
意识到自己再一次不合时宜地闯入,连大口吞咽牛奶的动作凝固在空气中。
他缓缓向后退出厨房,说了句晚安就一溜烟跑了,选择无视坐在地上保持奇怪姿势的两人。
“星熊!!”酒吞盛怒的语气,像被踩到尾巴的狮子。

哇!要虐熊了!我不听我不听!!
今天的星熊童子依然觉得自己被喂了满口狗粮。


酒吞无奈地目送着星熊的逃离,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的那截手指还停留在对方的口中,如触电般把手抽回,检查情况。
只见伤口已经完好的愈合,不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那被刀所伤及的痕迹。

他疑惑地看向茨木,伸手勾起他的脸蛋,捏着下巴问道:“这是什么情况,你……”

“唔……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
“挚友的血对我有很强的吸引力,而且……”他伸出自己的手指,“我好像感受到了挚友手上的痛觉。”


————tbc——————————


碎碎念:
谢谢大家的关注红心蓝手!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了(;e;)

最近买了新的眼药水,日本狮王蓝和绿色两种,然后我再次zz的没有打备注,而且又付了两次款……于是收到四瓶一样的眼药水的我是崩溃的……
重点:如果有小伙伴想要的话,下次更新那篇文下评论挑一个送好了,就端午节更新的车下面hhh
(不然四瓶要用一年啊……)

最后,还是很爱酒茨和你们❤️

评论(3)
热度(79)

© 透明子 | Powered by LOFTER